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剑陵志

查看: 231|回复: 0

【剧场】宫斗。两个妃子的爱情故事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159

帖子

4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79
发表于 2015-4-29 16: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怡贵嫔。萧风音
【夜雨淅沥,翠绿裙裾濡湿成一片沈绿,烛火晦暗,照不开眼前三步】
【朱门斑驳,铜环生绿,启扉暗哑,红花葳蕤皆作尘泥,储秀片片春色终是向晚,锁的不过是韶华余烟】
【雕栏玉砌,铜鼎椒香,鲛纱如烟,她仿佛还能窥见昔日储秀盛景,如今早已泯没】贵妃娘娘,该用膳了【嵌金描花食盒叠在落漆的桌上,般般灼目】
贵妃。陆晚回
【圈禁储秀偏苑,冷雨消歇,乌发如云,风鬟雾髻,一绺儿青丝垂在颈边,少了珠翠璎珞,不必脊背板正,眉眼冷凝的的承着她人唱礼,服饰的纹章形制也不必皆循礼制,左不过素色一袭,风流婉转。她踏进来的那刻,我正端坐在镜前,一丝不苟的画我的眉,她开口,我却并没理睬,只是想着,如今没有螺子黛,就再画不出那样娇艳的颜色。可她裙摆那翠绿的颜色,却直伸到我眼里去。我搁下眉黛,无声的笑了。凝眸于她,她好像瘦了些,弱不禁风,更招人疼,婉婉的添了丝笑,恍是贵妃昔日端仪。】
怡嫔——
【纤素朝她一伸,言笑晏晏。】你过来,让本宫好好瞧瞧。
怡贵嫔。萧风音
【青黛沉沉,浮在柳叶眉间,容色似霜,陆晚回清减了,却瘦的并无出尘风骨,少了雍容凌厉,却多了曾经轩窗梳妆的柔婉。她抬头瞧了殿,铜镜蒙灰,华彰失色,而如今所有的荣华皆在她身,金屋焕然,裙衫玲珑】
【但陆晚回依旧轻挽笑靥,仪态万方,纵然素袖无纹,风华无减,她银牙轻咬,敛眸取碟,浅斟搁蕊,桂花香甜,她把盏轻嗅,对陆晚回的话充耳不闻,只浅酌细抿方开口】不了,若是贵妃娘娘到了泉下还对妾念念不忘的话,妾恐怕就要惶惶不可终日了,还望娘娘您念着欠妾的份,饶了妾【她自衣袂中取出一簪,搁在桌上】这簪妾还给您,也算给您的陪葬润个色,到了地下可好好收买了牛头马面,莫来日投了个受穷的胎,辱了您
贵妃。陆晚回
【我垂眸一哂,款款将手笼回袖中,也不恼她锋锐,眼底眉梢分明是带笑的,可清冷之意却分毫未减,她逆着光站着,看不清她眼底神色,是否含着想将我拆吃入腹,剔骨抽筋的恨,眼风斜飞,落在她广袖上盘桓着的瑞鹤纹章上,澄澈的葱尖儿往下颌上一托,似笑非笑。】
本宫居于一隅这些日子,竟忘了恭贺怡嫔擢升之礼。
【这一方狭窄的四九城,那些钟灵毓秀,楚腰修肩,个个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一般的朱唇榴齿,丰神冶丽。我从一开始步入这个宫围,与中宫金印失之交臂时,就早已输了。】
【长眉连娟,似是家常相询。】让本宫猜猜,是东六景仁,抑或是西六永寿?
【闻她后话,不禁哑然失笑,锐色渐蓄,桂花甜腻香气逐渐飘散,沉沉启嗓。】
本宫从来不曾欠过你什么。
怡贵嫔。萧风音
不是您忘了,原是这贵嫔位不入您眼【她一掸云袖波纹似水,透过点点翻飞尘埃,平视陆晚回眸色似星灼,越过昔日桑田】若是娘娘没有贺妾擢升之喜的礼,那便不贺也罢
【陆晚回唤着怡卿,依稀带着昔年的缱绻温柔,她却听得生分,那些脂粉香盖不住的血腥,那些蕙质兰心下的权柄阴谋,那个曾给予她最后一丝温暖的人,都在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梦中惊醒她。是什么造就了她,宫围深深,不过人事。那些掩埋的过去,就便让它沉于其中不再浮现】
【她抬手挽了落下的发,寸缕冰凉,带了几分相似的笑,长眉拢情】都不是,东西六宫,除却凤藻,哪还有比储秀更好的去处,好好修茸修茸,又能储春色秀丽,就像娘娘您以前那样【她咬紧以前二字,转瞬又笑,护甲在桌上留下浅浅的痕,她一分分瞧着陆晚回,似要将本就无法忘记的人更深的铭刻一般】娘娘贵人多忘事,您不如好好想想,只是最好赶紧着点,您不如妾,是要夕死的
贵妃。陆晚回
【她横眉冷对,齿缝间迸出的字字声声,平铺直叙,冷洌如水。我想,她是恨毒了我的。可事已至此,我仍是岿然不动,眉目清和,端着骄矜自持,与她娓娓道来,没有丝毫落魄和不堪。这张慈心向善,温婉端庄的画皮戴了数十载,可她,见过我剑指凤藻,构陷庄妃的狠戾模样,再馥郁的玫瑰花汁,也洗不净我手上的鲜血淋漓。铜镜蒙尘,殿内帷幔轻绡,渐次低垂,年少时惯爱的冶艳颜色,将随着我,永葬黄土。储秀终将易主,我很欢喜,她长成了足以与我比肩的高度。慢条斯理的截断了她的话尾,悠悠道。】
华太妃曾说过,储秀在本宫手里,她放心。如今换你来掌,本宫也很放心。
【光影交错在一张芙蓉面上,瞳眸中清晰地映出她的身影,清减衰败的气息,圈禁的这些日子,每晚我都数着更漏,等待着命数将尽的那一天,倏地笑了,竟是片刻的狰狞。】
可是,怡卿你忘了,本宫从来不怕死。
【她眼角眉梢都含情,顾盼生姿,像极了——从前的我。络绎流光似在眼中飞逝,一字一句仍是咬的笃定。】
本宫,从来不曾,欠过你。
【直视着她,字里行间都带着颤。】你的一切,都是本宫给的,你有孕,本宫比你更欢喜。可是风音,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瞒着本宫,把他,交给皇后!
【我扼上那孩子咽喉的时候,早就想到了这天,我手沾鲜血,罪不可恕,可是你,我最亲爱的风音,在你将他送入凤藻的那刻,是你,亲手葬送了那孩子的性命。】你们都忘了,本宫,才是他的发妻。
怡贵嫔。萧风音
发妻。发妻?【她的喃喃声渐渐低微在滂沱的雨声中,檐角铜铃清脆,坠落的雨滴宛若眼泪的音色,在青石板上蔓延开点点涟漪,她再开口时,像染上了夜雨的寒意,连笑意都有些森然】发妻又如何,正宫的位从来不是您的。这孩子,交于您,或是交于她,左不过都是寄人篱下,但您既知道那是妾的孩子,又为什么掐死了她!你们一个个都觊觎妾的宛儿,可你们谁又知道,她最后躺在妾怀里是有多冷!妾裁的衣,她一次都没能穿上,最后妾只能一人烧给她,妾多想将你们都烧给宛儿,她在下面,一定很孤单【她的指点在陆晚回面门上,指尖轻颤,那良善无欺,风姿卓越的皮,她恨不能用寸长的甲划出斑斑血痕】别叫我怡卿!不用你来提醒曾经的我有多愚蠢
【她缓了气,经久的渺茫香意自粉墙内依稀透出,仿佛还是昨日光景,她竟难将眼前的人与记忆中的明眸善睐相叠】不过也就想想,妾委实望着您康寿,若泉下宛儿还要与您相见,实在让妾糟心。
贵妃。陆晚回
【恍惚中想起数年前,风雪交加,天高路滑,衣着单薄的她就这么跪在伏我脚边,紧紧揪住我云裾的小手瑟瑟发抖,掌痕清晰。彼时我寡言厉色,那珠翠环绕,张扬跋扈的美人儿,大气也不敢出。后来,云嫔举止失和,禁足两月,以示惩戒。那时,她哭着唤着晚姊,而不是如今一声声,教人如坠冰窟的,贵妃娘娘。】
【我曾经是那么真心,想要把我拥有的都分给她。】
【她寸长的玳瑁护甲坚实的抵在我的颊边,沁出点点的血珠,似要划破我精心描绘的画皮,但她不能。到死,我都是储秀里的贵妃,皇上的发妻。我也曾自省,为了这富贵荣华,水月镜花,是否值得。但这哀荣支着我一步步的走向深渊,风音,我再回不了头了。钝痛撞击着我的胸口,气的浑身发颤,广袖去拂她的丹尖,怒目而视。】
寄人篱下?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恨她!你的宛儿,在她膝下能活多久?五年,还是十年?
【尾音盘桓,渐次低缓,仰面笑了起来,眼角生生沁出了泪,语气迭颤。】你的孩子,本可助我除去那人,如今,因为你,她该死!
【我抬眸,泪里含着温柔缱绻,桂酿尚温,牡丹杯托,花盏精致,乌眸圆睁,不可置信的直视她的眸,声嗓喊的嘶哑,合着滂沱的雨声,令人胆战。】
牡丹!萧风音,你怎么敢!
怡贵嫔。萧风音
【锦绸的广袖柔软依旧,像是陆晚回曾敷在她面上的手,那一刻仿佛火辣辣的耻辱都消弭在微凉的掌心,她唤着晚姊,情真意切,而不是如今若丝绸滑凉圆润的娘娘】五年,十年,那也是活,最起码妾还能听宛儿叫一声母妃,您不也只是想利用妾和宛儿去扳倒皇后么,只可惜,您也做不到了,不过您放心
【杯柄修长,雕画刻凤,映指尖灼灼其华,扬唇若樱桃红绽】您说这盏?您若喜欢妾便留给您,反正【她嗤笑,眉眼恹恹】妾的东西都是您给的,不过很快,您的东西就都全是妾的了,您的遗愿,不如也让妾来替,生前坐不了后位,妾就用这牡丹盏了以慰籍吧【以酒浇地,桂香悠远,她将那盏置在陆晚回眼前,凤影盘桓】妾是您一手调教出来的,自然不会辱没了您,您从前如何待皇后,待庄妃,待妾的,妾自当效仿,您可要好好瞧着,不若此时便唤一声皇后娘娘如何【捻了帕半遮面,只留妙目沉沉,隐带嘲讽】
【脊背仍端的板正,看惯的储秀盛景,百十年匆匆而过,年复一年盛开的红梅清霜,不会因为任何事的变迁而驻留。不紧不慢的斟了杯酒,送入唇边,却狠狠将那玉壶花盏一并掼在案上,琥珀明月光倾了一地。铮铮如铁般的质问堪堪向我,朝前倾身,去够她执盏的葱尖,我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转圜间道出的言语狂妄之极,寒意凌眉上,笑的泪都逼出了眼眶,恨意凛然,齿间迸出几字。】
利用?萧风音,你狼心狗肺!
【自知命数将尽,这一生,还有什么求不得的呢?应是足够了的,除却她,只有我一人得穿正红,我失之毫厘的凤藻金印,离我不过把臂之遥,可是又太远了,就像三十三宫阙上与他比肩站着,共看海晏河清的,永远不会是我。这一生的权柄哀荣,富贵冷灰,峥嵘岁月,都将在那刻,消失殆尽。】
【鸩酒一杯,仰首饮尽,不复往日清甜。双膝一软,我望着她的裙边,仰倾的青丝流泻,泼洒似的青芒占据了乌眸,在我逐渐失焦的眼中,陷入混沌。耳边最后响起的声音——“回娘娘的话,臣妾怡美人,萧风音。”】
【可是风音,你好像又失算了,本宫死在你手里,很欢喜。】
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剑陵志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Skin by @子不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