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剑陵志

查看: 168|回复: 0

【225支】元眉。无边秋意满山红,叶凋柿红枝头重

[复制链接]

17

主题

41

帖子

42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28
发表于 2020-8-14 21: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寻 于 2020-8-14 21:53 编辑

——————————剑陵————————
时间:嘉平二十年 九月
地点:栖霞寺
人物:元妙徵 九章乐仙。连山眉
剧情:凌霜食柿
———————————————————

元妙徵
     前几日随师父登高的时候,元妙徵才发现,原来西山成片的枫叶早就红透了,瑰艳秋阳穿过重峦叠嶂似的云,落在那层林尽染上,将那绛紫丹朱错落的景照得宛若夕阳斜下时铺满了半边天的烟霞,是栖霞山第一明秀之誉的来由。谁能不爱那满山红遍,艳绝天下的秋色呢?元妙徵自然是爱煞了的,她热爱一切美的事物,从不强求个高雅,也不会将就个陈俗。
      她会在深秋时节,折许多不同色的枫叶,贴上她的隔窗与碧纱橱,最爱的是红枫,其次是羽毛枫和鸡爪槭,有时也会喜欢颜色好些的榉叶。枫叶作帘时,每日照进屋中的光,都会染上几分枫红。可如今,她连为自己房中添一瓶暮秋时令的插花,也无暇侍弄了。只因她并不是个能三心二意的人,这月余,她的心思,就都只放在了那一桩事,一个人身上。
       所以,她错了枫叶初红的时候,也即将误了这整个栖霞山的秋。
       然而,元妙徵又几日未再去寻过萧决了,是自萧决说了要认她做妹妹之后,就未再去过那个院子。她只是还会吩咐杜鹃照三餐地将药妥帖送去,盯着他喝完再回来。这几日,萧决倒是没有再闹过一回不喝药的脾气了,每每杜鹃都回来得很快。不知为何,元妙徵反而更气馁了。
       她算着萧决出来喝药的时候,忽地就爬上了一棵隔院的树,小心翼翼地立在树枝上,一双灵秀的眸子探过高墙,往那院子看。还是算得差了些时候,就只瞧见了萧决一个往屋里走的背影。她有些心安,又有些失落,松开了那墙垣,顺着树干往回走。她也不急着下树,就势伏倒在了一个槎枒斜上的树干上。石榴红的绫裙垂下枝头,被穿过枝桠的习习秋风吹拂着,似翩跹着一段芳华。
       她一双藕臂交错着叠在树干上,垫着下颌,同满脸失落的颜色。
       原以为,就同每个置气的午后那样,等她气消回去了,谁也不会晓得她不高兴过,无聊,也无趣。就是这时,她忽听到有人踩着落地枯叶而来的声,也就百无聊赖地往树下扫去一眼,便正撞上连山眉的侧颜。元妙徵愣了一愣,还犹疑是不是自己看错时,连山眉便已曳着那一袭轻云似的长袍,走过了这棵树。
       元妙徵心下一急,也没想着要开口叫他,一抬头就见一只红红的柿子撞进眼里,于是想也未想,伸手便将那柿子摘了下来,朝着连山眉的方向,扬手便扔了过去。


九章乐仙。连山眉
每隔一段时间连山眉就要走一遍从凤舫到栖霞阁的路,他要向栖霞阁主柳霜汇报这段时间以来萧阁凤舫的状况,这是连山眉除却乐师身份后的职责所在。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慕清商不在,萧韶阁的事物一并由他来上报柳霜,至于慕清商的去向,一来连山眉不知道,二来柳霜未必不知道,萧阁凤舫里头慕清商算是最不省心的那一个了。
栖霞山的红,趁着暮鼓晨钟的悠然,悄悄的铺了漫山遍野,连山眉是一个人走的这条山路,白衣穿红林,踏靴踩青阶,是仙境?是人间?那连山眉呢,是仙人?是凡人?
连山眉信手摘下一片垂落触碰发顶的红枫,捏着叶柄在手里轻搓着,秋风自山上来,于是叶柄弯了腰,红叶欲飞,连山眉顺手放开,任由红叶在风中旋转、飘舞,红叶乘着风就这样飘向山脚,应是到了山脚吧?栖在袅袅炊烟的瓦屋上,栖在波光粼粼的溪涧里,再远一些,再远一些,同垂江梳洗的绿柳说一说这红枫满山。
栖霞山是美的,但如果可以,连山眉是不愿上栖霞阁的,藏在栖霞寺背后的栖霞阁,藏在烧香礼佛之下的诡谲,连山眉故作不知,柳霜无意强求,才换得他可以一身轻松的上山。
连山眉同栖霞阁的方丈双手合十的行了礼,而后引入柳霜的房,一一叙述,柳霜刻意的提了元妙徵在栖霞山的近来,也零星提到了萧决,连山眉颔首听着,捏着折扇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小四也是个不省心的,左右也该在这山里头安分些了,
从里头走出,门外的柿子红了,枯叶落了一地,扫地的沙弥偷懒了,亦或是柿子熟了,树叶便忍不住去摘,晃了枝头半天,反将自己晃下来了,孽缘啊。
踩在枯叶上,连山眉听着声音,略作了拍子,再往前两步,回去又是一段新曲,余光中却瞥见一颗本该在树上继续红着的柿子飞来,怎么,这是哪片树叶成功了?连山眉抬手去接,还算硬,没有熟到发软,他朝着柿子飞来的方向看去,一片红中藏着一大片石榴红,明艳的红,顺着绫裙再往上看,可不就是元妙徵在枝头笑。
“小四,”连山眉眉心微聚,唤了她的名字,是警告也是宠溺,而后仰头笑着问,“哎,怎么到树上去了?”
“连哥哥老远来看你,你就请我吃这个?”连山眉抛了抛手里头的柿子,话语里也有几分打趣般的威胁,“下来。”


元妙徵
     凌霜侯的树冠被秋风摇起沙沙声,托着元妙徵的树干微微地上下摇动,那片垂下树的裙摆卷起一层红浪,秋阳穿过交错枝丫,在她身上映下斑驳的光点,绣线折出点点如星的光来。树叶的轮廓也被阳光印上元妙徵花树堆雪般的脸,交错过她神清骨秀的眉眼。她双手撑在粗实的树干上跪着,小心翼翼地松了只手,将挡在眼前的一枝翠绿往上撩开,这片绿影扫开,前头槎枒的枝叶便相互搭出了一个不规则的月洞窗来,漏的那景,就正是一手握着把折扇,一手握着只红柿的连山眉仰首向她看来。
       连山眉是鬼见愁,却也总是有能让人生笑的本事。他唇畔是青萍之末,一弯却,便起一阵花信风,拂上与他对视的人面,就叫人情不自禁地面上花开成春。元妙徵似乎立刻就忘了自己刚才还是在同自己置气了。其实,在凤来仪舫的时候,元妙徵见到连山眉总想着最好顺着就近的梁柱躲起来,又或者转身就跑。天晓得他又有什么新鲜的主意来捉弄自己。
        可或许是走失金陵街头那回,最无助的时候是连山眉在来来往往的街头忽然出现,接了她回去的,自此元妙徵就莫名地对他少了几分被捉弄的担忧,而多了些许和大姐,二哥哥,三哥哥相处时相似的亲近。此时,连山眉仰笑往树上看,元妙徵就着一个松鼠攀在树干上的姿势跪在树干上往下瞧,又穿着一身鲜艳的石榴红,就有着几分小狐狸的模样。
        可若元妙徵是只小狐狸,树下那位白衣如仙人的,只怕就是狐狸大仙。
        “连哥哥。”她唤了一声,分明脸上的笑容漾得越开,却还是别扭地道,“才别骗我,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来看我的。”
        或许元妙徵本来是要下去的,可一听连山眉唤她下去,她反倒将身子压低了下去,双手又交叠在了树干上,好似就要在这树干上睡下去了一般地赖着,道:“我不下去,我下去你一定会捉弄我的。要不……你上来!”
        她忽觉得这是个好极了的主意,又笑了开,伸手向连山眉招了招。
        “你上来嘛,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你别一来又急着回去嘛,凤舫有大姐在呢,要不你多住两天,陪我一个人玩儿,好不好?”


九章乐仙。连山眉
柿果枝头硕,因果累而枝弯,供人抬手摘之,秋风起而树不止,则有枯叶离枝,飘摇而坠,自旋而浮于山路,足下枯叶骤然翩飞,当是时,元妙徵所抱树木上下摇晃,裙摆似枯叶,恐其失足,连山眉往前踏半步,衣摆则早踏一步有余。
元妙徵拨开枝头,连山眉顿足于此,白衣退半步,是风止,树亦静,凤舫里头元妙徵最为活泼,似乎没有她做不出来的事情,但没想到在栖霞山,她那性子仍旧不收上一收,做出些让人心惊的事情,譬如救萧决,柳霜要他知道这事,无非是——
这一茬接一茬,神思也飘远了,被一声熟稔的连哥哥唤回,连山眉看着元妙徵笑,也听着她说骗,心里欢喜却言不由衷,是他的元妙徵没有错了,趴在树枝上耍起赖来,非要他上树来,还真敢想啊。
“小没良心的,”连山眉抱着臂侧过身去,“不上。”
连山眉侧目打量了在树上的元妙徵,好像在看这个人值不值得他在栖霞山住下,打量完又目视下山的路,道:“不好。”
偏许元妙徵鬼灵精怪,不许连山眉逗一逗她?
连山眉耳尖,柿子树的轻微的沙沙声在侧,他又说道:“你再不下来,连哥哥可就找人把柿子树一砍。”
连山眉作势转过身,学起说书人,吧手里头的扇子比作斧子,往另一只手的柿子一砍,道:“然后呢,这柿子就骨碌骨碌的滚起来咯。”
说的是柿子,逗的是元妙徵,但如果这样就能诓住元妙徵是不可能的,最多让她急上一急,所以连山眉往后加了一句:“但是啊,连哥哥找人找着找着就回凤舫咯,你啊,就在树上等啊等,等啊等。”
有人说,玉不琢不成器,他偏爱这一方璞玉,于是他乐意纵着璞玉,同璞玉说:“那小四要不要跟连哥哥一起回凤舫,找人砍了这棵柿子树?”
连山眉执扇敲起臂膀,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他走到树下,两臂一张,一手柿子一手折扇,有些滑稽。
“下来,连哥哥在树下接着。”
连山眉落落拓拓的站在熹光和树影中,斑驳在白衣上如水墨一般的树影画卷缓缓铺开,他仰笑,却在这份随意中提供一分毋容置疑的安定,他的臂膀可以随时张开,不管他手上有什么,他都愿意抱着他的璞玉,告诉她,任何人都不必雕琢你,你只管自由的去汲取、生长,到最后她做红玉也好、做红玛瑙也好。



元妙徵
      没良心,似乎本是骂人的话,可连山眉这么说,元妙徵反倒是笑了,一张年少而姣好的青丝花容,肤白得似霜雪,唇红得似朱砂,皎然与瑰艳相错得恰好,便像是曼陀罗的一品绯爪芙蓉,也似是红白相生的南红玛瑙。她本笑得灿漫,尚还没意识到连山眉骂了她什么,一低目,却和连山眉细细打量自己的目光汇在了一处。她起初还笑意张扬,渐渐地就被看得茫然起来,如怕生懵懂的小狸奴似的歪了歪首,想着连山眉为什么要这么盯着她看。而连山眉端详完她,又往前头的路看去,就好似拿了杆秤在心头比了比重似的,最终应了她一句,不好。
      所以,竟还是她不配了!
      “你……”元妙徵一时语塞,实在没想到自己还会被拒绝得那么快,雪白两腮顷刻便烧红了几分,如云蒸霞蔚,丹枫欲燃。俊俏的小姑娘,就算窘迫气恼起来,都还是可喜的,正如庙会上各式的瓷娃娃,也并不只是一色只笑容可掬的,也有恼得想同人置气的,也有垂了眉眼暗自不悦的。她努了努嘴,余光往隔着萧决院落的那堵墙瞥过去,心想,难不成全天下的人都疯了,有萧决起了这个头,就谁都不宠她了。
     她看似别开了眼不理会连山眉了,可余光却并没有离了那一袭白衣,看着他拿着扇子假做斧头往自己袖上那么一砍,那形样动作就和元妙徵看过的戏中巾生叠在了一起,只连山眉不消粉墨登场,便已是丰神俊逸,如亭亭玉树,似临风绿竹。她撑着一会儿不看连山眉,却还是在他说起要不要和他回凤舫的时候,耐不住性子,报复似的回他道:“不要!不好!不去!”夹在瑟瑟秋风里的,除了她一句响过一句的不、不、不,末了还有娇俏的一声哼。
      把拒绝回敬了三倍给连山眉后,元妙徵心头的不大快意则就散了,再听连山眉说要在下面接着她时,整个人不自觉地像是被无形的线牵着往上提了一提,起了兴致。她澄澈的眸子往树下看去,离连山眉确实还算不得很远,自己跳下去指不定要扭了脚躺上个把月不能跳舞,那有人接着,那就不一样了。
      “真的接着我啊?你这次不会骗我哦?”元妙徵凝着连山眉的双眼里的一星光问道。
      其实,也不必问。连山眉自是捉弄他们惯了,但总不会让她摔断腿吧,真的让她把腿摔断了。她如此想着,便大着胆子,将十二破的裙摆提了一提,先将双腿垂了下去侧坐在树枝上。而后,几乎是想也不想,犹豫也不犹豫地,便当真从树上跳了下去,那裙摆扬起,似从天边扯下的红云。就只是一瞬间罢了,既没看清连山眉的脸,也不足以徐徐回味往下落的感觉,须臾后便是她紧紧地,锁喉般地勒住了连山眉的脖颈。她闭着眼睛,尚还低头抵在他肩上,不知自己到底是摔到了地上,还是被接住了。
       而待她反应过来,自己当真被稳稳地接住了之后,便又欣喜起来,摇着连山眉的隔壁道:“好玩好玩好玩,放我下来,我要再跳一次!”



九章乐仙。连山眉
许是被连山眉骗多了,元妙徵仍是不放心的问上一问,连山眉笑着点了点头,尽管跳,他连哥哥在这栖霞山在这萧阁凤舫,还是能罩得住一个元妙徵的。
眼前一抹倩影闪过,裙摆泛起涟漪,宛如蝴蝶张开的翅膀般,翩跹似的落了下来,连山眉两手一搂,身子微微往下一蹲一起,便稳稳当当的接住了。
连山眉的脖子被人紧紧的勒住,他一手托抱着,一手扶着元妙徵的背部轻轻拍打着,过了一会,元妙徵撒开了勒着脖子的手,连山眉掂了掂元妙徵,一挑眉,道:“重了不少,在栖霞山都吃了些什么?”
如果连山眉手里头一定要有能跟元妙徵比较轻重的对象,非柿子莫属,元妙徵又怎么可能比柿子轻呢?他把柿子往元妙徵怀里放,悠然道:“这柿子可比你轻多了。”
元妙徵一下来,落了个安稳后就不肯安分,连连嚷嚷着要再跳一次,险些把柿子抖落在地。
“哎哎哎,”连山眉的胳膊被元妙徵拽着晃着,就连身子也有些不大稳当,连忙喊了几声制止元妙徵,转念一想,他准备好好问一问这几日的事情,“连哥哥问你,刚刚有人可跟我说了,说咱们小四啊,本事可大了,随随便便就在山里头捡了个四姑爷回来,有没有这回事啊?”
你说连山眉能在这时候把这小姑奶奶放下来?指不定又要做些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所以连山眉索性直接抱着元妙徵往她厢房那去,送佛送到西,他连山眉今儿个就把这尊大佛送到家为止。
至于连山眉嘴里的那个有人,自然是指柳霜,原话肯定不是什么四姑爷,但让元妙徵随手搭救一个陌生人,怕也是不能够的,更何况萧决是一身的伤,小四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至于把让打成这样,所以是在外惹了其他仇家,柳霜不是个心善的人,愿意平白做救世济民的勾当,萧决背后估计还有来头,也罢也罢,这事总也得掺和一下了,拖了有些日子的洛阳之行也得提上日程了,逃不了了。
“俗话说的好,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哪里是什么俗话说,不过是话本里头俗套至极的才子与佳人桥段,连山眉拿来论证元妙徵捡到的确实是个四姑爷而已,当然,连山眉也抱着看好戏的念头,这一茬总能让元妙徵手足无措一会,转移一下她这想上树再跳的念头,最主要的还是想问一问萧决的来头。
连山眉踏过枯叶,走上石板铺就的路,每一步走的极稳当,抬手用扇子拨开错生出来挡着路的一截树枝,手指用力顺着扇柄开了扇护着元妙徵的头,倘若这条路再远一些,他能护着再久一些,可他在今日终将背身离开,回到凤舫,再离开凤舫。


元妙徵
      或许,比说一个女孩子丑更叫人生气的,便是说她胖。
      尤其连山眉这个轻描淡写的一个“重”字落在了元妙徵这般爱美如命的姑娘身上,与晴天霹雳正落天灵盖无异,她从连山眉的肩头直了起来,一双剔透似水玉,又一点漆如墨的双眼认真地凝着连山眉的双眼,想确认一番,他究竟是说真的话,还是玩笑的话。继而,一只尚还未软透了的柿子被揣到怀中,她一低头时,耳里就听来那句,柿子比她轻的话。向来有些一根筋的妙徵这才恍然明了,原来连山眉竟是拿她和这么一个小小的柿子比轻重。她气得先是深吸了口气,似乎有五车子骂人的话很快就要在这一口气里朝着连山眉劈头盖脸地骂过去。然而,又是只出口了一个稚气未褪,颇有刁蛮气势的一个“你”字,就又被一句“四姑爷”的话,给打了回去。
       “我……”元妙徵愣了愣,一时语塞。然而可见的是,她那张如若扯了片白云来做的双颊,似乎顷刻就红了些,像是没酒量的孩子偏玩闹喝多了酒。向来风风火火又张扬娇蛮的元妙徵不禁默默了下来,眼皮往下一垂,盛了片洒金的光在羽扇睫上,细细刘海随风在雪白额头上扫过,竟就从一张往日动不动柳眉倒竖的脸上,看出几分羞赧和温柔。
       妙徵不是生来就泼辣的,她安静下来的时候,那面容神清骨秀,分明该是个闺阁里温柔娴静着焚香点茶的模样。可她是生在教坊司里的,旁的姑娘会说话的年纪,她就已经在和人为了桂花油而争吵;旁的姑娘才会跑的年纪,她就已经会和同龄的姑娘撕破脸皮地打架了。
       生在一个不得不争的地方,纯良和善的人是过不下去日子的。而纵使在栖霞阁中,被师父同姊妹兄长们护着长大到现在,三四岁时的习性也已刻入骨髓,改不掉了。
       元妙徵迟迟地没有再说下去,连山眉便就续了下去说道,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话似乎是有理的,可元妙徵疑惑地蹙了蹙眉头,又觉得似乎用在萧决身上,总就哪里哪里都透着别扭。
       “以身相许?什么叫以身相许呢?是要他给我一辈子当牛做马的意思?哦,我明白了,就像是师父在东瀛的时候救了白河哥哥,所以白河哥哥如今留在凤舫上守着,是因为他对师父以身相许了。”元妙徵自己这么一解释,不禁眉头蹙得更紧了,也更疑惑了,却不知道哪里不太对劲,也就摇了摇头道,“那我才不要呢。”
       说话间,连山眉手上的扇子替她挡开了险些碰过头的树枝。折扇的影映在了她地脸上,连褶边也分明。她抬了抬眼,忽而笑道。
       “我只是很喜欢他,不想他痛,也不想他受伤,别的什么也没想过。反正,他也不喜欢我。虽然师父说人是会变的,可我现在已经没有信心了,我觉得……他是个石头,是座冰山,谁也捂不热,也靠近不了。”元妙徵说着,眼睛正触到连山眉的双眼,忽地就观察起他来,说道,“连哥哥,其实你倒是和他完全不同,你对谁都很好,对谁都能笑兮兮的,可为什么我觉得也没人靠近得了你呢?”


九章乐仙。连山眉
山林多湿润,山路多幽静,无蝉鸣聒噪,然最纯真的莫过于元妙徵对于以身相许的理解,连山眉憋着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认可她对于以身相许的理解。
白河瞧起来不大,一身本事确实了得,但若是柳霜救了他就能让他“以身相许”,怕还是不够,那个人的手里、眼里只有刀,再无其他波澜可言。
“白河哥哥?”连山眉神色间略带嫌弃,摇了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元妙徵念,“要叫白、河、叔、叔,他看着不大,那把刀可厉害着,没个好些年的功夫,练不成。”
确实厉害,一把刀铲去了凤舫一块木板的毫厘,光滑且平整,出刀之快,生平仅见,连山眉用武功高深与否来推年纪,显然不完全正确,但大部分情况下是对的,也因此被连山眉拿来诱哄小四对白河的“正确”称呼,不过这句话的重点在于——白河很强。
喜欢这件事情,连山眉也是经历过的,也曾怀揣过不安、忐忑,但更多的是欣喜,最后化作一道情伤被岁月抚剩褶皱,再无其他,他是有了结果,可小四却还有更广阔的以后。
连山眉是心疼的,他不觉得元妙徵是小小年纪不懂情爱为何,三十岁的情爱与十岁的情爱,是不同的,是无法完全感同身受的,但向来不肯轻易罢休的元妙徵,却笑着跟他说,又该是被拒绝的多干脆,才能毫无芥蒂说出来啊。
“怎么?小四是有了冰山哥哥,就不喜欢跟冰山哥哥完全不一样的连哥哥了?”
在小四的摇头中,连山眉笑着说:“我家小四这样好,是他没福分。”
如果小四再大一点,连山眉会告诉她,是你们之间缺了缘分,如果再大一点……再大一点,慢一些吧,慢一些长大,还有许多东西要慢慢的告诉她。
连山眉收了笑,看着近在眼前的门扉,他看着小四,不同于树下的打量,他认真的看着元妙徵,对上她的双眼,在连山眉怀里的元妙徵是同连山眉齐平的高度,轻轻道一声:“到了。”
连山眉把元妙徵从怀里放下来,他半蹲着摸了摸元妙徵的鬓发。
“连哥哥走了,不管你想做什么事,都别让自己受伤,什么时候放假了,连哥哥就来接你去凤舫,”连山眉扬了扬手里的柿子,点了点元妙徵的鼻尖,“柿子我带走了。”
连山眉站起身,轻轻掰开她拉着衣袍的手,摇着头表示真的不可能逗留,又推着元妙徵进了门,才阔步踏上下山的路,他怕一犹豫,就真的顺了她的意,逗留这里了。
回去的路上,连山眉在想,柿子放哪好呢,就放在窗头吧,他时时能瞧见,掂一掂轻重软硬,再过几天柿子软了就可以当路上的干粮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剑陵志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Skin by @子不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