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剑陵志

查看: 341|回复: 4

【72支】征宫。绝肖心上沧海水,借得梨花承一诺

[复制链接]

69

主题

129

帖子

68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1
发表于 2020-3-3 19: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剑陵————————
时间:嘉平二十年 五月
地点:凤来仪舫
人物:江陵易三爷。易征 凤舫舫主。秋曼宫
剧情:好吃不过饺子,再吃我就是傻子。
————————————————————
江陵易三爷。易征
      月如弯刀,高悬霄汉云空,皓色清辉万丈,扫在那无风水面上,照得万顷湖色如片琉璃。若非两岸芳草长堤在余光中渐近渐远,是不觉画舫挪移的。凤来仪舫上的夜,自是隐隐笙歌处处随的,舫上花厅正是一出东瀛乐舞,女子的媚眼在全场乱飞,似要将所有人都生生地拉扯到裙下称臣,尤其是常常落在花千树的身上。因此,看了不过半晌,易征便离开。他向来有这样的默契,当有人把心思动在千树身上的时候,他都会合时宜地离开,他也了解千树,不是个会为色迷眼,被情乱心的人。
     他双手抱在胸前,也抱着他那不离身的刀,沿着红木船栏徐徐地走。风清月白,余光里是一片琼田,他额前刘海被微微吹乱,越发显出一双湛湛的明目。他生得一张周正刚强的长相,唯独这双眼睛秀气,和他母亲生得一模一样,睫毛亦如女子般浓密纤长,近看时根根分明。只眼神过于冷,冷若月照刀锋,寒光凛凛。他自船廊走到了地方宽敞些的的甲板上,头却也不抬,只抱着刀,往一根梁柱上靠了靠。
      船上的八角宫灯随风微摇着,绮丽暖黄的光在他脸上照着,仍徒然是片焐不暖的冰雪色。搭在易征肩头的白色披风,被湖风吹得鼓动着,与他散在身后的发一并猎猎。凤舫的丝竹越是无止无休,孑然立在这一处的易征便看起来更是孤独。而易征是不会觉得孤独的,相反,处于那片歌舞里,坐在那霓光如昼地厅里,他反而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才会有孤独之感。
     若无人打搅,他在这里即便是站到天亮,亦是无妨。
     一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入耳,有环佩鸣玉声璆然,裙袂摆动声沙沙。只在廊上一转,就要现在他对面了。易征本是低头沉思的,只在人转过时,他瞥了眼便将目光收回。而目光才敛回时,他心里头如有钟罄声一敲,令他蓦地又抬起头来,向人看了过去。
      不了解易征的人,应是会觉得,他是被来人的美貌所惊。
      小婉?
      他在心里唤了这个名字,剑眉不禁一蹙,有几分不可置信在脸上。他凝住走来的人,细细端详过她月色下的容颜,倏忽,心里头骤然揪起的结又松了开。
     她不是小婉,眉目五官都很像极了,只韵不像,她温柔娴静,如软玉一般,小婉的眼神里则多了几分俏,而那微毫地不相似,也足以让易征明白,她不是白小婉了。其实,即便在心里,他也不该直呼她的名字。于是,在冒失地将人打量过一番之后,易征敛回了目光,又侧头看向湖心月影了。

凤舫舫主。秋曼宫
弯月娟娟,影也绰绰。
凤来仪舫的灯火,在一河星辉与金陵夜色里盛放。琴师歌女,将平平仄仄的风流,都牵扯进锦瑟丝弦里。凡凤舫行过的烟水,无不漾成金樽里的佳酿,更不消说,在这处处画舫楼船,灯明成锦的秦淮河。
可谓是珠帘尽卷,万烛光中,丝竹揭天,不夜天。
秋曼宫一向是没什么空闲欣赏的,何况小野崎樱的发鬓攒花,眉眼太过多情,顾盼间停落之处,毫无收敛。再者花厅满座,或静或笑,尔恭尔维,秋曼宫心生倦怠,便嘱咐了苏卿卿两句,索性离厅。
月照凤舫,宫灯八角,回廊十二柱,灯盏垂下玉铃,细细的碎响。秋曼宫刚转过回廊一折,还没踏上甲板,正撞进一双眼。
匆匆一瞥过后,又带着两分惊意打量了回来,从不可置信,缓缓归于平静。
秋曼宫坦然立着,任他打量,也看到了此人怀里的刀,今日清早,呈来她面前的是一叠人像,于是她也轻松的认出来了他的身份。
不得不说,这样的目光,秋曼宫有几分熟悉。除开往常因惊于她的容色而露出的此类神情,还自――奉聿的眼里看到过。
易征敛回目光,也一言不发。
秋曼宫信步走上甲板,待立定时,与他也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削肩一矮,她款款的向易征一礼。“易公子。”
刀剑无言的名声,不难猜来他的脾性。于是秋曼宫也仅仅这么一见礼,便敛袖直身,也望向湖面。惊鸿照影,该如露如电,搁在秋曼宫这处,自是人间春风转来,流香悉归,得月色偏爱,润美如玉。“公子也是来看月的?今日才知,比起金陵秦淮,西湖的月色都显的要清冷一些了。”
秋曼宫今日妆扮的要细心一些,也仍旧是清雅的很。细碎的梨花绣的精致,缀了一副裙摆,皭皭如雪,眼尾点些丹芳碎屑,于是她偏眸看去时,也像是雪夜里起窖的梨花饮,剔透的泛着光。
似是以为他也不大会回应这样的话,秋曼宫温声续道:“若是不喜喧闹,凤舫上其实也有清静去处。只是今日人多了些,是曼宫招待不周,公子海涵。”她盈盈的立在宫灯之下,裙裾在细风里微微有动,像只误入红尘的鹤,长羽沾地,就从丈丈软红下,绵延出了一个干净的方寸。
既大约猜得个脾性,秋曼宫也不多话,她说罢仅笑了笑,抬手将鬓边惹风的发挽至耳后,然袖底一段瘦雪,玉样的肤,横生的红痕,衬得也惊心。她指尖一顿,抿了抿唇角,不动声色的藏回袖里。

江陵易三爷。易征
     在女子烟行至前,盈盈一礼,唤他一句“易公子”时,易征没有侧过头,仍是抱剑靠在柱上,双目只落在湖心未被流水击碎的月影上,颔了颔首,算作表示他听到了。这个声音,是陌生的,虽柔美婉转,却反倒令易征心里头又空了一空。早在很久之前,他心里有关那个名字的一个角落,就已随着她瘗玉埋香的事实,而变成一潭明镜死水,纵有风,经年以来也断无波澜了。然适才那惊鸿一瞥,乍一看下绝肖的眉眼并着那雪光般慑人的容色闯到了易征的眼里,令他几乎以为奇迹降临。刹那的又惊又喜再失望,心下暗潮涌动起来,虽未成浪,却到底难以立刻平复了。
     他不算是个风雅的人,千山万水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山与水,就如环肥燕瘦,万种风情,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女人罢了。更何况天上的月亮只此一轮,阴晴圆缺亘古如此,他实在不知道秦淮月色,和西湖月色是如何能辨别出哪个更清冷,哪个更热闹的。而易征是个不细致的人,只是诗文里太过敏感细腻的风云月露,非他所喜。若此刻秋曼宫与他品评的是召南逆春水剑与未名寒雨剑法哪个更清冷,他倒还能有所感吧。
     余光里,有秋曼宫被湖风吹拂着的衣裙在动,恍恍惚惚地像是有一树梨花在她身上,空气中亦有着如幽兰芷草般的香气,只那不是梨花的清香,是名贵些的脂粉香,又或者是……易征没想下去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看着水中月,忍不住地开始想起那些他早已不许自己再想的事情。他想起她在自己受着伤的时候,撇着嘴将自己的刀硬生生地按回刀鞘;他想起她在下大雪的时候,在雪地里和大哥一起打雪仗,笑得格外明媚;他想起她着喜袍时的纤纤身影,想起父母亲不许她从正门走入时,她洒脱又从容地一笑。太多,太多,似乎他耳边都已经有了她的声音,笑盈盈地叫他老三。
     他不该想的。
     易征打断了自己的念头,耳畔正又传来秋曼宫温柔礼貌的问候。他还是没有转头,在两下沉默了一会儿后,方开了开口。
     “不必,你忙吧。”
     语气一如冬日自冰湖上吹来的风。而他说话时,就稍稍地侧了侧目,秋曼宫捋耳发时,腕上露出地一道微红的痕迹,勾住了他的余光。那自不会是缠臂金太紧勒出来的,是被布帛捆绑过的痕迹。易征眉头微微一蹙,他向来知道达官贵人们有些龌龊的癖好,本该见怪不怪,可此时此刻,他心里却有个过不去的坎凭空出现,让他膈应起来。
     不及他想明这膈应的来由,又一个人走来,这回是个男人,一来便殷勤地问候。易征也是这才知道,原来她就是凤舫的新主人,秋曼宫。他又彻底别开了眼神去,不想理会身旁的二人言语。
凤舫舫主。秋曼宫
或许是他有停过一瞬的眸光,秋曼宫觉得腕间尚未消得两分的痕迹,也烫了一烫。
此刻看着灯火映照的河水细澜,一翻一涌的,都是粼粼的金,像那双异瞳承来天光时,含着透亮的糖丝一般的颜色。
……当然,异瞳的主人,活脱脱一个混蛋,哪里有半点甜意。
秦淮河波光潋滟,凤舫也有笙歌不休,但易征少言,一句答完,秋曼宫也颔首是静。
于是这一方月照之处,仅有风铃鸣廊。无语时分,也有难得的闲情万种,在她眉头鬓上。
秋曼宫窥过不止一折的风月,反而对静谧里的逸致雅意多贪上两分,故而多待了一会儿。月下对影,易征默的寻常,秋曼宫也静的闲闲。
磋磨过的一身秀骨,硬担这鬓钗上的琳琅华光,也浑是明月为心,困不住一双玲珑眼。如良玉生烟,既肖月而无暇,亦同水而温雅。
她出神立了一会儿,待腕间那一分莫名的滚烫归于平静,她向易征微微颔首,是打算要走了。
但此刻又来了一个人,打回廊里转过来,脚步没停的到了秋曼宫跟前。一句句的缘啊巧啊的,说来连称呼都从秋舫主、秋姑娘渐进至曼宫。
秋曼宫恍若未闻,只不得已的将那些俗套的“碰巧”、“有缘”,一句句的应下来,及至这人提到了她的琴。“今日的歌舞安排,主要是香子与樱子小姐,我并不登台的,也不曾有准备。倘若公子想听,下回定然特邀您来。”
她微微一笑,便有意要走,何况易征还在一旁,这样问答下去,难免吵闹。但哪知这厢还不依不饶。“下回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弹琴这样的事儿嘛,需要什么准备?嘿,你是不是唬我?”
秋曼宫闻得酒味,与他分立出一段距离,面上仍有从容的笑意,还未开口,这人甚是轻浮的笑了笑,“真要有这个心,不如这会儿你就跟我走,找个别的地儿弹给我听。”
说着伸臂便来抓她的手,细腕叫他一拉,瘦瘦一段雪,且有红痕未消。
秋曼宫薄肩一颤,如同被触到那根弦一样,半分从容也拿捏不住了,一掌将抬,“隔花歇雨”还未有半个形,余光里瞥见还站着个易征,生生转势去握着被他拉着的袖口要遮,口吻冷上了两分,“我这里还有客人,公子还请自重……”
她话还没说完,被一声冷笑打断,“老子不是客人?说的好听,我看你们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在凤舫,不能与客人动武早已是不成文的规矩,何况还是当着易征的面。
秋曼宫一时束手无策,连着两日遇着这样的事,她拧着眉,贝齿将红唇都咬的泛白,但惯有的教养与此时的羞怒,使她张不开口去向易征求助。
来不及她多想,腕上一痛,人也被他拉扯的一个趔趄。

江陵易三爷。易征
     易征侧头看着湖水,不知从哪里的青萍之末,起了一阵风,拂皱了那琉璃面似的月影。夜是静静沉沉的,但他耳边却并不觉得有微毫的静,新来的人,把酒气和聒噪一并带了过来。秋曼宫仍端着八方美人的态度与礼数,谦和温柔地与人有来有往。解酒装疯,是风月场所中常见的桥段,俗得连戏台子上都不演,花千树虽是个片叶不沾身的人,却也常从花丛过,秦楼楚馆,勾栏瓦舍,易征皆没少陪他访过,所以这样的场面,算不得少见。半推半就地见过,闹到拿剪子,要上吊的,也见过。他不是个愣头青,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愿意到这样的地方挥霍的,既销得是千金万金,怎又能希望个个都是柳下惠。即便这是凤来仪舫,皆道是歌舞坊中的清流,可从秋曼宫手上的勒痕看来,不尽然。
    两个人,话说着说着,尽了该尽的客气,就有难听的来了,先礼后兵。易征是被那粗鲁的语气烦得皱了皱眉头,发出了声无奈的鼻音。
    拉扯声起,应该是快要闹完了,大约惊动来凤来仪舫上的小厮,最后总能解决妥当。可他虽然这么想,人却还是在余光里白衣如玉树倾倒般往前一跌时,伸手将秋曼宫稳稳地扶住,他的手在秋曼宫手肘下有力地托了托,叫她不至于摔倒。而既然已经未忍住的出手,自是要管到底的。
    易征转过身来,没抬头去看那个解酒撒泼的人是谁,只目光垂在他紧攥着秋曼宫玉腕地那只手上,伸手将他的小指一掰,就将他整条手臂往一旁丢开了。他轻扶在秋曼宫袖下的手将人轻轻地一带,示意她转身,而他地步子也是往与那个男人相悖地地方迈的,是要把秋曼宫带走。
    ——“哪里来的小白脸,你也不看看爷爷我……”
    身后人吵嚷时,一只手已重重地往易征的肩头一抓一拽,而易征的身形自是纹丝不动的,人立在他面前,如岳之镇。易征转头向人看去,目光凌厉了一回,像是出鞘的刀,霎时就叫人打了个寒战,嚣张的话也戛然而止了。而待人将易征的装束一打量,看见他腰带上的徽记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身份。连连地唤着他易三爷,说要担待他酒后无德的话。
    易征自是没理会,只带着秋曼宫,离开了这已不再安静的甲板。
    他为什么要帮她,易征似乎不知道,却又隐隐地知道。因为她和小婉生得像,所以不希望她落在污泥之中吗?似乎也不全是。总之,今夜他的心很乱,做出不合情理的事,也是正常。
    没走出太远,易征就停下了步子,他索性低头再认真地看了一眼秋曼宫皓腕上露出的红痕后,目光凝上秋曼宫地双眼。
    “我赎你下船。”他认真严肃地道。

凤舫舫主。秋曼宫
秋曼宫没有想到易征会出手。
但她也仅仅是愣了一愣。易征此人,像他怀里的刀,像他方才说过的唯一一句话一样,冷的不动声色,静也轻描淡写,不论喜怒,都顶多瞥去一眼,也足以让人心生畏惧,亲近不得。
刀刃削来的眉目骨廓,却也别有风骨,铮铮既有,偏偏在他的冷静之下,锋利难说。
要说似刀剑无言,她觉得也更似山。
还似夜色阑珊。
秋曼宫有天生的识趣,于人情冷暖的间隙里,从来不讨半分嫌,哪怕连山眉的调笑逗耍,她都没怎么去真正反抗过。至今做过最出格的事情,大约也不过是抓着奉聿的衣襟,骂过一句她到今日也没明白的话。
她担着舫主之名,怀着长姐之责,以及对师傅的尊重、感激,与顺从,认真且诚恳的活在这一副温软的骨肉之下,不调皮,慎言行,不生一点锋芒,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哪怕立在西湖的烟雨与月色里,也半点生分都没有。
但她也从没觉得她真是一个柔弱到――需要被保护的人。
更不说易征此人,带她离开甲板以后,也一言未发,她心知于情于理,该讲一句谢谢。但仿佛被他所影响,也被这突历一回的保护扰了心绪,一时竟在二人同行的安谧里,抓不出一分的空隙讲出谢谢二字。
所以秋曼宫一路也无言,乖顺的跟在易征身侧,还特意往后立了些,亦步亦趋。
直到易征忽然停下了步子,不似方才的一瞥,他认真地看着她腕上的红痕。秋曼宫没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下意识的拢了拢袖,想要藏起来,但指尖刚握了袖口,易征的目光,望向了她的双目。
人且还是笔直端冷的姿态,他的神情严肃,笼在昭昭月色里,灯火微晃,煌光轻影,勾勒着易征被光阴好好镌刻的脸部轮廓,棱角分明,认真也分明。
“我赎你下船。”他这样说。
赎是……哪个赎呢?救赎的赎,还是赎买的赎?
他认真的神色,仿佛触动到了什么。秋曼宫一向善言,也愣了一愣。
仿佛冰天雪地里,瑟缩了一整个冬夜的小兽,在绵绵无期的守候里,鼻尖微微一动,嗅到了一点温热。
秋曼宫拢着袖,垂下了眼睫,没露什么神色。
“易公子,我立过誓,倘若离开,学什么、毁什么。若我要随公子下船,必先自毁掉这双手,不能再谱疏风朗月,也不能奏阳春白雪,倘若公子赎我,我失去这些,也再无以为报。二则……”
“我很贵的,易公子。凤舫多年培养,金银装箱,明珠千斛,绸缎十里,也不算多,你还觉得――值得吗?”
秋曼宫抬眼定定望着他,睫卷进一脉月色,一脉灯火,漾开了是笑意。“不值得,所以,我哄你的。”
她不是没听过类似的话,但这样纯粹真切,认真的一双眼睛,让她一贯会回应的半真半假的话,都说不下去。
秋曼宫望着他,眸光温缓且宁静,是与他一般的认真,还残存有方才的盈盈笑意,清亮亮的,映来灯影,与易征。
便盈盈有光,像是承着长夜里,等待了万久欲曙的星河。“我是不能下船的,于曼宫而言,凤舫是家。不论客人如何,又哪里有主人离家的道理呢?何况,世上从来没有事事都由心,身身都由己的人,想来公子亦是。”
“于心,凤舫养我教我,这样的恩情与日久生来的感情,是千斛明珠换不来的。于己,我担舫主之名,有如凤来仪舫的魂,对她们――眼下仍在舫上或起舞、或忙碌的人,也有我该担的责任。”
秋曼宫盈盈一笑,眼儿弯弯的,月牙似的。“我手腕上的痕迹,是因一场误会,大约……不是公子所想的那样。但不论道理如何,今日之事,曼宫该向易公子道一声谢。”
她款款一礼,再起身时,微微一偏鬓,似乎是思考了一回,鬓边的簪,垂下玉制的梨花精巧,也跟着微微有晃。比起平日里的温雅安静,生动的别生韵致。“凭公子今日这一句话,也还要再谢一回。您自然不会想接受,却也是曼宫自己的心意。舫上都是俗物俗事,只能先赠公子一句――来日方长。”
她笑。“来日再谢。”

江陵易三爷。易征
     其实易征并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只是太多时间他都在作着沉思,悟刀,悟剑,悟武学之义。所以那些浪费时间的,无聊的,没意义的事情,他便无暇参与。他认为,每一个从口中说出的字,都是需得为之负责的,若不能为自己的话负责,则不必开口。他的沉默寡言,由此而来。所以,他说要赎秋曼宫下船,便绝不可能是冲动,也不会是随便说说,他神情庄栗凝重,中正的面容上,绝寻不出微毫玩笑之意。
     他凝眄着微愣的秋曼宫,这一回便将她的眉目看得更仔细了些,那乍一看的相似,已渐无了,与易征始终未忘的那张面容,已不复重合。只他仍会有几分感叹,世上又怎会有这般相似的两个人,即便是亲姐妹,也未必能如此相像,就像他们易家六个兄弟,那还真是谁与谁长得都不像的。而易征也知道,秋曼宫不可能是小婉的姐妹,莫说她父母早早地就没了,而小婉离世的那年,才与如今的秋曼宫的年岁,相差无几。
    易征忽而惊觉,原来,她已走了六年了。
    这出神只是须臾,易征仍候着秋曼宫的答案,他目光锁着她的双眸,也见她尖尖的藕鼻微动了动。只她未几又将双眸垂下,容色就拢在片阴翳中,见不分明。继而,她说自己立过重誓,学什么,毁什么。这话自是听得易征心头微有一惊的,这是一个极重的誓言。他面上波澜不动着,只静静地听她再说下去。
    她复又问他,值不值得。
    自然,在易征开口说要赎她的时候,在心中已是有数。到凤来仪舫之前,自是听人说起过这位新舫主的,临安第一美人,湖上西子,他都晓得,她这样的人,在萧阁凤舫便是梁柱。可易征自然也想过了,问千树借一借飘渺城镇国公府的势,哪怕是整个凤来仪舫,亦可。他既说得出,便做得到。但秋曼宫问的不是能不能够,而是值不值得。
    这倒也是个奇女子了,哪有人愿意出钱为她赎出乐籍,还她良家身份,自由天地时,她反倒替旁人算起这笔账来,要问别人值不值得的。更奇,她还自问自答,说自己不值得。易征惯来不太与女子打交道,不明白她们原说的,想的,是可以不同的。因此当他细细想过秋曼宫说来的每一句话后,陡然听她那句突兀的”我哄你的”时,易彻剑似的眉不禁往上挑了挑,有疑惑,不解。     
    但他立刻便也烘炉点雪般了然了,他一副眉目仍是认真板正着,嘴角不大自然地扯了扯,大约是为了应她这句玩笑,但这一笑却尤为尴尬和不真。接下去的话,自是叫他明白了,易征是个对“责任”二字尤为看重的人,本来也没有迫人接受,此刻自也不再提了。
     他“嗯”了一声,颔了颔首,表示自己的理解。
     于是,易征想,既也已为她解了适才之围,她也以“恩义”婉拒了自己的话,那就也罢了。耳里的丝竹声稍知,想来花厅应也暂歇,正要回身离开的时候,一支梨花簪,送到了他面前来。那玉簪与秋曼宫的手,颜色几近相同,白玉的梨花在她手上,竟有几分栩栩如生。
     按照易征的性子,他不会收的。
     可他抬眼又看了秋曼宫一眼,忽地伸手,将那簪子就收了过来。
    “有朝一日改变主意了,还可以找我。”易征郑重其事地道,这是他给予的一个承诺。说的时候他双眼深看着秋曼宫,不疑有假,而话说完了,他兀自也收好那枚梨花玉簪,回身离开了这条船廊。
凤舫舫主。秋曼宫
秋曼宫向来,不是能够自赏的孤芳,她于风月里徘徊,于人情中流连,也在雪月下清醒,眉眼都匿在琳琅华光后,看众生相,观诸子态,听八方事。
她总像是站在一首绮丽的诗中,还有山水供养,而这诗文,有着再俗耐不过的辞藻,却也有难参的禅机。她拜读着,摆渡着,也排斥着,并皈依着。
所以,她当然甚少会有多话的时候,只因这一回,她望着那双认真的眼睛,讲不全一句妥当的假话,甚至,后半段真话,也说来遮遮掩掩,颇为艰涩。
“来日再谢。”她笑着这样说时,就着偏来的鬓,取下了梨花玉簪。
秋曼宫的指尖一向干净,拈来玉簪在手时,也拈花似的,莹润润的甲盖,如春冰一排。她看易征的神情,这么一声轻描淡写的“嗯”过后,大约是要离开了。
秋曼宫敛袖,将玉簪递给他,细小的玉梨花,在她指尖晃动。
“以此为凭。”
她这样说,口吻都平平,也坚定。不吟风,也不弄月,不借琴心,无劳弦动,看着易征的目光也是十分的认真。
此时她递出玉簪,姿态寻常,也和她的口吻一样坚定,仿佛他哪怕不接,她也是要这样立着的,皓腕倾向他,指尖握着玉。
像什么呢,像是要横铺开宣纸,写案头之山水,绘地上之文章,却突然被趣事所惊扰,于是她皓腕一顿,还捏着瘦笔,也要去问他,如何个有趣法儿?
秋曼宫自然不知易征在想什么,何况,她也仅仅是出于方才嗅到一丝镜花水月一般的温热,但终究他还是收下了,还还给了她一个郑重的承诺。
她望着易征的背影,忽而有些好奇,这一份谢意,和这个承诺,往后是如何赠上,又会不会有兑现的时候呢?
毕竟,天下的博弈没有对错,她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赢家。路还这样长,秋曼宫想不出来,也就不想了。
她回到花厅时,苏卿卿凑过来,悄悄着声:“你说去爽口气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如何?”
秋曼宫心情算是颇佳,瞥她一眼,山温水软似的眸光里聚来几分笑意,神情上已然答了她的话。她也就在苏卿卿与连山眉跟前,有这么两分随性。
于是秋曼宫也去凑近两分,挨着她的颊,能看到苏卿卿的耳珰微晃,轻声呵来兰息。“还能如何?爽了。”

结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29

帖子

68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1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9: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姬回雪 于 2020-3-3 19:42 编辑

凤舫舫主。秋曼宫
或许是他有停过一瞬的眸光,秋曼宫觉得腕间尚未消得两分的痕迹,也烫了一烫。
此刻看着灯火映照的河水细澜,一翻一涌的,都是粼粼的金,像那双异瞳承来天光时,含着透亮的糖丝一般的颜色。
……当然,异瞳的主人,活脱脱一个混蛋,哪里有半点甜意。
秦淮河波光潋滟,凤舫也有笙歌不休,但易征少言,一句答完,秋曼宫也颔首是静。
于是这一方月照之处,仅有风铃鸣廊。无语时分,也有难得的闲情万种,在她眉头鬓上。
秋曼宫窥过不止一折的风月,反而对静谧里的逸致雅意多贪上两分,故而多待了一会儿。月下对影,易征默的寻常,秋曼宫也静的闲闲。
磋磨过的一身秀骨,硬担这鬓钗上的琳琅华光,也浑是明月为心,困不住一双玲珑眼。如良玉生烟,既肖月而无暇,亦同水而温雅。
她出神立了一会儿,待腕间那一分莫名的滚烫归于平静,她向易征微微颔首,是打算要走了。
但此刻又来了一个人,打回廊里转过来,脚步没停的到了秋曼宫跟前。一句句的缘啊巧啊的,说来连称呼都从秋舫主、秋姑娘渐进至曼宫。
秋曼宫恍若未闻,只不得已的将那些俗套的“碰巧”、“有缘”,一句句的应下来,及至这人提到了她的琴。“今日的歌舞安排,主要是香子与樱子小姐,我并不登台的,也不曾有准备。倘若公子想听,下回定然特邀您来。”
她微微一笑,便有意要走,何况易征还在一旁,这样问答下去,难免吵闹。但哪知这厢还不依不饶。“下回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弹琴这样的事儿嘛,需要什么准备?嘿,你是不是唬我?”
秋曼宫闻得酒味,与他分立出一段距离,面上仍有从容的笑意,还未开口,这人甚是轻浮的笑了笑,“真要有这个心,不如这会儿你就跟我走,找个别的地儿弹给我听。”
说着伸臂便来抓她的手,细腕叫他一拉,瘦瘦一段雪,且有红痕未消。
秋曼宫薄肩一颤,如同被触到那根弦一样,半分从容也拿捏不住了,一掌将抬,“隔花歇雨”还未有半个形,余光里瞥见还站着个易征,生生转势去握着被他拉着的袖口要遮,口吻冷上了两分,“我这里还有客人,公子还请自重……”
她话还没说完,被一声冷笑打断,“老子不是客人?说的好听,我看你们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在凤舫,不能与客人动武早已是不成文的规矩,何况还是当着易征的面。
秋曼宫一时束手无策,连着两日遇着这样的事,她拧着眉,贝齿将红唇都咬的泛白,但惯有的教养与此时的羞怒,使她张不开口去向易征求助。
来不及她多想,腕上一痛,人也被他拉扯的一个趔趄。


江陵易三爷。易征
     易征侧头看着湖水,不知从哪里的青萍之末,起了一阵风,拂皱了那琉璃面似的月影。夜是静静沉沉的,但他耳边却并不觉得有微毫的静,新来的人,把酒气和聒噪一并带了过来。秋曼宫仍端着八方美人的态度与礼数,谦和温柔地与人有来有往。解酒装疯,是风月场所中常见的桥段,俗得连戏台子上都不演,花千树虽是个片叶不沾身的人,却也常从花丛过,秦楼楚馆,勾栏瓦舍,易征皆没少陪他访过,所以这样的场面,算不得少见。半推半就地见过,闹到拿剪子,要上吊的,也见过。他不是个愣头青,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愿意到这样的地方挥霍的,既销得是千金万金,怎又能希望个个都是柳下惠。即便这是凤来仪舫,皆道是歌舞坊中的清流,可从秋曼宫手上的勒痕看来,不尽然。
    两个人,话说着说着,尽了该尽的客气,就有难听的来了,先礼后兵。易征是被那粗鲁的语气烦得皱了皱眉头,发出了声无奈的鼻音。
    拉扯声起,应该是快要闹完了,大约惊动来凤来仪舫上的小厮,最后总能解决妥当。可他虽然这么想,人却还是在余光里白衣如玉树倾倒般往前一跌时,伸手将秋曼宫稳稳地扶住,他的手在秋曼宫手肘下有力地托了托,叫她不至于摔倒。而既然已经未忍住的出手,自是要管到底的。
    易征转过身来,没抬头去看那个解酒撒泼的人是谁,只目光垂在他紧攥着秋曼宫玉腕地那只手上,伸手将他的小指一掰,就将他整条手臂往一旁丢开了。他轻扶在秋曼宫袖下的手将人轻轻地一带,示意她转身,而他地步子也是往与那个男人相悖地地方迈的,是要把秋曼宫带走。
    ——“哪里来的小白脸,你也不看看爷爷我……”
    身后人吵嚷时,一只手已重重地往易征的肩头一抓一拽,而易征的身形自是纹丝不动的,人立在他面前,如岳之镇。易征转头向人看去,目光凌厉了一回,像是出鞘的刀,霎时就叫人打了个寒战,嚣张的话也戛然而止了。而待人将易征的装束一打量,看见他腰带上的徽记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身份。连连地唤着他易三爷,说要担待他酒后无德的话。
    易征自是没理会,只带着秋曼宫,离开了这已不再安静的甲板。
    他为什么要帮她,易征似乎不知道,却又隐隐地知道。因为她和小婉生得像,所以不希望她落在污泥之中吗?似乎也不全是。总之,今夜他的心很乱,做出不合情理的事,也是正常。
    没走出太远,易征就停下了步子,他索性低头再认真地看了一眼秋曼宫皓腕上露出的红痕后,目光凝上秋曼宫地双眼。
    “我赎你下船。”他认真严肃地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29

帖子

68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1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9: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姬回雪 于 2020-3-3 19:44 编辑

凤舫舫主。秋曼宫
秋曼宫没有想到易征会出手。
但她也仅仅是愣了一愣。易征此人,像他怀里的刀,像他方才说过的唯一一句话一样,冷的不动声色,静也轻描淡写,不论喜怒,都顶多瞥去一眼,也足以让人心生畏惧,亲近不得。
刀刃削来的眉目骨廓,却也别有风骨,铮铮既有,偏偏在他的冷静之下,锋利难说。
要说似刀剑无言,她觉得也更似山。
还似夜色阑珊。
秋曼宫有天生的识趣,于人情冷暖的间隙里,从来不讨半分嫌,哪怕连山眉的调笑逗耍,她都没怎么去真正反抗过。至今做过最出格的事情,大约也不过是抓着奉聿的衣襟,骂过一句她到今日也没明白的话。
她担着舫主之名,怀着长姐之责,以及对师傅的尊重、感激,与顺从,认真且诚恳的活在这一副温软的骨肉之下,不调皮,慎言行,不生一点锋芒,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哪怕立在西湖的烟雨与月色里,也半点生分都没有。
但她也从没觉得她真是一个柔弱到――需要被保护的人。
更不说易征此人,带她离开甲板以后,也一言未发,她心知于情于理,该讲一句谢谢。但仿佛被他所影响,也被这突历一回的保护扰了心绪,一时竟在二人同行的安谧里,抓不出一分的空隙讲出谢谢二字。
所以秋曼宫一路也无言,乖顺的跟在易征身侧,还特意往后立了些,亦步亦趋。
直到易征忽然停下了步子,不似方才的一瞥,他认真地看着她腕上的红痕。秋曼宫没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下意识的拢了拢袖,想要藏起来,但指尖刚握了袖口,易征的目光,望向了她的双目。
人且还是笔直端冷的姿态,他的神情严肃,笼在昭昭月色里,灯火微晃,煌光轻影,勾勒着易征被光阴好好镌刻的脸部轮廓,棱角分明,认真也分明。
“我赎你下船。”他这样说。
赎是……哪个赎呢?救赎的赎,还是赎买的赎?
他认真的神色,仿佛触动到了什么。秋曼宫一向善言,也愣了一愣。
仿佛冰天雪地里,瑟缩了一整个冬夜的小兽,在绵绵无期的守候里,鼻尖微微一动,嗅到了一点温热。
秋曼宫拢着袖,垂下了眼睫,没露什么神色。
“易公子,我立过誓,倘若离开,学什么、毁什么。若我要随公子下船,必先自毁掉这双手,不能再谱疏风朗月,也不能奏阳春白雪,倘若公子赎我,我失去这些,也再无以为报。二则……”
“我很贵的,易公子。凤舫多年培养,金银装箱,明珠千斛,绸缎十里,也不算多,你还觉得――值得吗?”
秋曼宫抬眼定定望着他,睫卷进一脉月色,一脉灯火,漾开了是笑意。“不值得,所以,我哄你的。”
她不是没听过类似的话,但这样纯粹真切,认真的一双眼睛,让她一贯会回应的半真半假的话,都说不下去。
秋曼宫望着他,眸光温缓且宁静,是与他一般的认真,还残存有方才的盈盈笑意,清亮亮的,映来灯影,与易征。
便盈盈有光,像是承着长夜里,等待了万久欲曙的星河。“我是不能下船的,于曼宫而言,凤舫是家。不论客人如何,又哪里有主人离家的道理呢?何况,世上从来没有事事都由心,身身都由己的人,想来公子亦是。”
“于心,凤舫养我教我,这样的恩情与日久生来的感情,是千斛明珠换不来的。于己,我担舫主之名,有如凤来仪舫的魂,对她们――眼下仍在舫上或起舞、或忙碌的人,也有我该担的责任。”
秋曼宫盈盈一笑,眼儿弯弯的,月牙似的。“我手腕上的痕迹,是因一场误会,大约……不是公子所想的那样。但不论道理如何,今日之事,曼宫该向易公子道一声谢。”
她款款一礼,再起身时,微微一偏鬓,似乎是思考了一回,鬓边的簪,垂下玉制的梨花精巧,也跟着微微有晃。比起平日里的温雅安静,生动的别生韵致。“凭公子今日这一句话,也还要再谢一回。您自然不会想接受,却也是曼宫自己的心意。舫上都是俗物俗事,只能先赠公子一句――来日方长。”
她笑。“来日再谢。”

江陵易三爷。易征
     其实易征并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只是太多时间他都在作着沉思,悟刀,悟剑,悟武学之义。所以那些浪费时间的,无聊的,没意义的事情,他便无暇参与。他认为,每一个从口中说出的字,都是需得为之负责的,若不能为自己的话负责,则不必开口。他的沉默寡言,由此而来。所以,他说要赎秋曼宫下船,便绝不可能是冲动,也不会是随便说说,他神情庄栗凝重,中正的面容上,绝寻不出微毫玩笑之意。
     他凝眄着微愣的秋曼宫,这一回便将她的眉目看得更仔细了些,那乍一看的相似,已渐无了,与易征始终未忘的那张面容,已不复重合。只他仍会有几分感叹,世上又怎会有这般相似的两个人,即便是亲姐妹,也未必能如此相像,就像他们易家六个兄弟,那还真是谁与谁长得都不像的。而易征也知道,秋曼宫不可能是小婉的姐妹,莫说她父母早早地就没了,而小婉离世的那年,才与如今的秋曼宫的年岁,相差无几。
    易征忽而惊觉,原来,她已走了六年了。
    这出神只是须臾,易征仍候着秋曼宫的答案,他目光锁着她的双眸,也见她尖尖的藕鼻微动了动。只她未几又将双眸垂下,容色就拢在片阴翳中,见不分明。继而,她说自己立过重誓,学什么,毁什么。这话自是听得易征心头微有一惊的,这是一个极重的誓言。他面上波澜不动着,只静静地听她再说下去。
    她复又问他,值不值得。
    自然,在易征开口说要赎她的时候,在心中已是有数。到凤来仪舫之前,自是听人说起过这位新舫主的,临安第一美人,湖上西子,他都晓得,她这样的人,在萧阁凤舫便是梁柱。可易征自然也想过了,问千树借一借飘渺城镇国公府的势,哪怕是整个凤来仪舫,亦可。他既说得出,便做得到。但秋曼宫问的不是能不能够,而是值不值得。
    这倒也是个奇女子了,哪有人愿意出钱为她赎出乐籍,还她良家身份,自由天地时,她反倒替旁人算起这笔账来,要问别人值不值得的。更奇,她还自问自答,说自己不值得。易征惯来不太与女子打交道,不明白她们原说的,想的,是可以不同的。因此当他细细想过秋曼宫说来的每一句话后,陡然听她那句突兀的”我哄你的”时,易彻剑似的眉不禁往上挑了挑,有疑惑,不解。     但他立刻便也烘炉点雪般了然了,他一副眉目仍是认真板正着,嘴角不大自然地扯了扯,大约是为了应她这句玩笑,但这一笑却尤为尴尬和不真。接下去的话,自是叫他明白了,易征是个对“责任”二字尤为看重的人,本来也没有迫人接受,此刻自也不再提了。
     他“嗯”了一声,颔了颔首,表示自己的理解。
     于是,易征想,既也已为她解了适才之围,她也以“恩义”婉拒了自己的话,那就也罢了。耳里的丝竹声稍知,想来花厅应也暂歇,正要回身离开的时候,一支梨花簪,送到了他面前来。那玉簪与秋曼宫的手,颜色几近相同,白玉的梨花在她手上,竟有几分栩栩如生。
     按照易征的性子,他不会收的。
     可他抬眼又看了秋曼宫一眼,忽地伸手,将那簪子就收了过来。
    “有朝一日改变主意了,还可以找我。”易征郑重其事地道,这是他给予的一个承诺。说的时候他双眼深看着秋曼宫,不疑有假,而话说完了,他兀自也收好那枚梨花玉簪,回身离开了这条船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29

帖子

68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1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9: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姬回雪 于 2020-3-3 19:44 编辑

凤舫舫主。秋曼宫
秋曼宫向来,不是能够自赏的孤芳,她于风月里徘徊,于人情中流连,也在雪月下清醒,眉眼都匿在琳琅华光后,看众生相,观诸子态,听八方事。
她总像是站在一首绮丽的诗中,还有山水供养,而这诗文,有着再俗耐不过的辞藻,却也有难参的禅机。她拜读着,摆渡着,也排斥着,并皈依着。
所以,她当然甚少会有多话的时候,只因这一回,她望着那双认真的眼睛,讲不全一句妥当的假话,甚至,后半段真话,也说来遮遮掩掩,颇为艰涩。
“来日再谢。”她笑着这样说时,就着偏来的鬓,取下了梨花玉簪。
秋曼宫的指尖一向干净,拈来玉簪在手时,也拈花似的,莹润润的甲盖,如春冰一排。她看易征的神情,这么一声轻描淡写的“嗯”过后,大约是要离开了。
秋曼宫敛袖,将玉簪递给他,细小的玉梨花,在她指尖晃动。
“以此为凭。”
她这样说,口吻都平平,也坚定。不吟风,也不弄月,不借琴心,无劳弦动,看着易征的目光也是十分的认真。
此时她递出玉簪,姿态寻常,也和她的口吻一样坚定,仿佛他哪怕不接,她也是要这样立着的,皓腕倾向他,指尖握着玉。
像什么呢,像是要横铺开宣纸,写案头之山水,绘地上之文章,却突然被趣事所惊扰,于是她皓腕一顿,还捏着瘦笔,也要去问他,如何个有趣法儿?
秋曼宫自然不知易征在想什么,何况,她也仅仅是出于方才嗅到一丝镜花水月一般的温热,但终究他还是收下了,还还给了她一个郑重的承诺。
她望着易征的背影,忽而有些好奇,这一份谢意,和这个承诺,往后是如何赠上,又会不会有兑现的时候呢?
毕竟,天下的博弈没有对错,她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赢家。路还这样长,秋曼宫想不出来,也就不想了。
她回到花厅时,苏卿卿凑过来,悄悄着声:“你说去爽口气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如何?”
秋曼宫心情算是颇佳,瞥她一眼,山温水软似的眸光里聚来几分笑意,神情上已然答了她的话。她也就在苏卿卿与连山眉跟前,有这么两分随性。
于是秋曼宫也去凑近两分,挨着她的颊,能看到苏卿卿的耳珰微晃,轻声呵来兰息。“还能如何?爽了。”

结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538

帖子

15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62
发表于 2020-3-29 01: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姑且不谈传戏格式的问题。
我来讲讲这场戏。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秋曼宫戏里,最好的一场。
秋曼宫这个人物,一直像挂在画上的美人。画上的秋曼宫美则美矣,接不着地气,也走不了剧情。这就是一张皮久而久之面临最严峻的一个问题。但我认认真真的和大姐说。这一场,比接下去的几场都是要好的。这一场的秋曼宫不是在写诗写词写散文写歌写独白。她是活生生的,我能有所共鸣的,且还觉得她是美的婀娜美的惊艳的。可是在已经完美的塑造好秋曼宫的形象之后,大姐你接下来的戏里,其实略去繁重的笔墨在秋曼宫的美色和风情上,去凸显人物的慧思和思想,会更饱满这张人物的精髓啊。
来我谈谈这场戏。易征是一张跌入风月里而不沾风月的冷峻皮。回雪的金句点在那一句西湖的月与太湖的月。很极致的就把易征这个人栩栩如生的点活了。且不用说整段里易征对于白小婉的痴情,对于自己身份出发的思考,虽然无言但抛给对方的梗概促成,在对戏友对戏上的烘托和侧面描写,都是可圈可点的。这一场戏相比于杏仙儿和秋曼宫,流畅了太多。整段里的互动也很多。是一出很连贯性的剧情,引人入深之余,还有后续的伏笔,使得在构造秋曼宫后期剧情和易征遇难上挂了钩。
而正因为不知这个剧情来戏的缘故,使得易征本人心中那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心态很清明很自然。在没有过分的偏执和对直男人设的刻画下,易征让我看到了他其它几场戏中的不同点。易征在易衡之前是足智多谋当机立断的弟弟,易征在易彻之前是心事深沉藏锋不显的手足,在易衍和易徇前扮演着不苟言笑循循善诱的兄长,而从每场里都cue到的花千树身上,可以侧面感受到易征的相护和相守有一种偏执和坚决的体现。他就像是无言的刀和剑,有刀剑的利,刀剑的危险,刀剑的缄默,却是用心去专于武功,专于每一段感情,所以易征这个人设诚,可以看见他如他双眼般干净清澈的心,让他即使在人后心里念起白小婉这个名字时,都自律的告诫,那是个禁忌。本场中易征收放自如的很恰当,比之前几场的描写笔触也更出彩,但两人间没有争锋的感觉,反而互相成就的更浓。我希望日后的戏中,也能有多处是像这样的戏的体现。
来说大姐。秋曼宫我本段最被吸引的是她把利字钻营到了极处那一段。其实按理对外人,不该有那么多的话。但偏偏此处的设计是好的。秋曼宫戏里有一句,嗅到镜花水月。易征的感情和易征的动容,无疑是很认真的,秋曼宫也正因为这份认真给出了一份很较真的答卷。她明明白白的把自己从云端里走下来了。把一个真实又彻底的秋曼宫,如何和风月撇开关系后,冷静理智的秋曼宫,站到易征面前。这一场里的秋曼宫的变化,实在是很好。太好。比之前戏里形象丰满的不是一星二点。甚至还带动着剧情在走。神态笔触等描写,繁而不冗,虚实得度,像是忽然开了窍的更明白秋曼宫这个人物的魂灵,捏到了皮囊内的点,于是大姐不着重去写皮囊,反而有了人物的思考和人物的计算,真的把秋曼宫的另一面很好的提了出来。这样的戏该继续啊。这样的对戏是很精彩的。纵然没有过篇幅的独白,人物也是温着深,比那样的程度境界是更有立意,更高级的。
秋曼宫【剧情4,描写5,人物5,承接2,整体1】17
姬回雪【剧情4,描写5,人物5,承接2,整体1】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剑陵志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Skin by @子不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