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陵志百... 发表于 2015-7-13 22:44:02

【罔族】瑾华。罔族神兵冢正剧.一

-------------------剑陵-----------------
时间:嘉平九年 十二月
地点:罔族神兵冢-分叉口
人物:沈夜华(沈醉)苏瑾(迟清)
剧情:第一场:分散
----------------------------------------

沈夜华
山坳口极狭隘的通路,只能容纳个人的匍匐前进。遥望的远方,是漆黑,是森郁,是深渊。他们望不见底,更窥探不得那深渊尽头,有没有幽怨阴毒的眼睛盯着影子。
他的神情于暗中是凝重的,是深沉的,攥着朝歌的手,一点点的力道加重,但那掌心两端传递的热意,朝歌稍稍回应的力度,让他对这前所未知的探秘,更有征服冲动。
比鬼神更险恶的人心,都不足撼动他的坚毅。这条征途的未来,是未知还是攥在掌心的地图,取决于每一步。他俨然担负起朝歌与这一队人的性命,温容,水芜澜,破军,风音,燕尺素,都是起源于他二人而同赴黑暗。他们的安全,更需凌驾于所谓神兵之上。
队伍最前端的苏瑾之后,便是他,他身后寸步不离着朝歌,朝歌身后,是破军的保护。曙光初现的刹那,几乎全队的人都在欢呼,掩不住心头喜悦。他计算着初始进入到抵达岔口的时间,一秒秒,一分分,神色掩去凝重,反而添了些轻松愉快。唯对视苏瑾时,是深邃,忧虑,复杂交织的。
他们初初进入山的一小部分,却耗时一个时辰,这深山腹地的幽秘深渊,远非昨日的揣测料想。然而,并不能令全队知晓。担忧,会逼他们走上第一步错路。

苏瑾
漆黑的盗洞,无穷无尽的危机,那是苏瑾踏上征程时,便已经想到的一切。此刻她手里拿着火把,走在队伍的最前端,微弱的火光为她引路,狭隘的空间只能容忍个人前行,无法做到她与风音约好的并肩前进。每个人的呼吸声在此时格外清晰,或是急促,或是平缓,还有不时的一声轻叹,一声喘息,苏瑾抬袖拂去额发上的细汗,分明是十二月的天,此刻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寒冷,她背负着身后众人的生命安危,不能有分毫差错,子落成定局,她分明不想成为一步错棋。
阴沉的气氛,森然的石壁,未知的前路,唯有那星星点点的火花,为她照亮前路。伴随着他们一行人的步伐,似有若无的滴水声仿佛在倒计时,嘀嗒嘀嗒,倒数着他们交错的命运,余下的人生,以及生存于世上的最后的时间。一声一声,仿佛上天的嘲笑,在讥讽他们那可笑而又不自量力的行为。
苏瑾回头,每一张面孔的神情各异,尺素自始至终的冷傲微微有了些惊讶,风音双眸睁大却安守本分紧随尺素身后,那是苏瑾三番四次交代尺素,请护好风音。芜澜与破军的面上,是对地底世界的憧憬期待,他们面上雀跃的神情,苏瑾看得一清二楚。从进入盗洞的那一刻起,无论前方有多少危险,这都是一次没有退路的征途。
依靠着那微弱的火光,缓步前行,苏瑾面色凝重,她可以确认的是,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令她不安的是,不知道还需要走多久。火把渐渐变短,直至最后,它将自己生命中最后一点火星,都贡献给这趟征程。而它的燃烧殆尽,却让所有人找到生机——“是光。”
不知道是谁脱口而出的话,点燃了整个队伍的气氛,所有人面上都是情不自禁的笑容,苏瑾亦然。喜悦充斥心头,然而当她看清前路,面上的笑容顷刻消失。回头,对上夜华忧虑的目光,以及摆在面前的岔口,两条路的选择。
苏瑾微蹙的眉头,不知何时她已将藏于布袋的地图取出,低头思索。前方两条路,就像是生与死的抉择,去了,无法回头。

沈夜华
电光火石间瞬息的一刹,像是枯叶璇落石砧,磨杵碾压欲碎。他凤眸一眯,足下生风,衣袂与火光碰擦出细声。霎时手指已握在苏瑾地图之上,火光见近,已然是另外的半张冢穴地图。心底盘旋的疑虑全数得到答案,瓦解了于这深陷的谜团。
队伍中明面上的第一次互相猜忌与质疑开始,苏瑾最初的防备,他与朝歌暗藏的退路,都是彼此对于信任一词极大的否定。而一个新角度蔓延了,覆灭他们的沙漏,正在流逝着余下可数的时光。注定,已不存在信任了。
他微冷目光凝着苏瑾,缜密脑海中璇过千百个思绪。无论褫夺地图,或选择拼合,都会初步令团队中领袖的位置产生动摇。和解,却又对他们考验的难关。

苏瑾
苏瑾不是没有感觉到沈夜华投来的目光,她只是低头研究地图,尽管只有半截,却是眼下弥足珍贵的讯息。循着入口一路往上,苏瑾从地图上获悉他们方才走过的路仅仅是墓的开端,若以习武为喻,只是皮毛,接下来的岔路,却是至关紧要的。而苏瑾手中的半截地图,是岔口右边小缝隙的延伸,之后还有几个密室,如此一想,在朝歌和夜华手中的地图,想来就是岔口左边大道。
她并没有回过头去看沈夜华,目光在岔口两侧通道徘徊,左边大道宽敞能容两人并肩,且有石灯,可用火点燃照耀前方去路。反观左侧小道,难以容下多人,只能像方才那般,个人前行。此刻除了沈夜华,无人得知苏瑾手中有另外半截地图,她的目光越过沈夜华看向身后众人,神情复杂。
“如你所见,但我希望沈公子切勿张扬,引起他们担心。”

沈夜华
地图是交由朝歌保管,亦证明他将一身安危相托。他素是过目不忘,半张古墓之图绘于脑海毫无难处。当靴尖踏到古墓积灰湿濡的土壤,他已分明晓得那半张地图的厉害。左右分叉,险路未料,随苏瑾地图而去,则将主动权由她掌控。他无法信任,更遑论相随。
如今僵化的场面,是由二人做个权衡商议。明灯能指路,然灯灭火殆,生命也将灰飞烟灭。
“你想朝小路走。是吗?”
他问道。手已松开对地图的钳制。神情自若。于众人投去的目光仍含笑意,是惯有的闲适优雅。

苏瑾
苏瑾感谢沈夜华如她所言并未张扬,只是彼此之间的不信任正在加速裂开,无法用这小小的感谢去弥补,她分明从他眼中,看到对她的不信任。而她苏瑾,也从不勉强他人,是以面对沈夜华的提问,她也落落大方的回答。
“是。”
任谁看去,右侧小路从各方面来说都不像通往生机,而左侧,就如康庄大道,仿佛大道的尽头,就是通往生的希望。
分岔,抉择,分散,决裂,这便是我们即将面临的问题,彼时我们尚且不知,上天撒下这一盘棋子的时候,早已决定了,我们该经历的,该拥有的,最后的命运。而我们还在微笑,还在玩闹,未知前路险恶,人心难测。
“我知沈公子对我仍有诸多猜疑,我不会勉强公子与我一路。”
言下之意,以沈夜华的才智,岂会不懂。

沈夜华
黑暗中,敌友未明的境况,是起先预料过,后作出应对策划的。说他心思沉重,于人性揣度中,缜密谨慎更三,是何其正确。过早学会审时度势,人情世故的他,懂收敛锋芒,亦懂进退有方。鱼死网破,两败俱伤的惨淡收场,他不容发生。
“那,可否容我一观。”他淡淡说道。眸光中亦是平缓从容,暗蕴锐色。
路,却能分拨而行。于此之前,他却要在墓穴中,占有绝对的优势。然则,是生死未卜的险况。他未忘记,苏瑾与风音二人交好,更是行动中的指导者。若有缺失,需先填补。

苏瑾
秀眉一挑,她心中万般不愿,然眼下顾虑的并非只有自己,还有身后几人,而她也未曾存有别的心思,若她想,方才那漆黑小道,便是他们的葬身之地。面对沈夜华看似温和的表皮,实则充满层层顾虑的内心,退一步海阔天空,苏瑾大方与他共享自己手上的地图。
“请。”
她面带淡笑,将地图交予沈夜华,这地图她早已临摹一张,放在贴身中衣,以防真迹不见,尚有线索可循。目光越过沈夜华,落在身后众人身上,他们还带着笑脸,耳边甚至充斥着他们的欢声笑语,苏瑾唇角弧度上扬,终归是一个团队啊。

沈夜华
他眸光如矩,似火苗吞噬着干涩的土壤,一瞬湮灭殆尽,不留一丝。脑海中墓图凭现,与之残章相结,是泛黄纸页暗不见日的陈旧,倾诉他这段沉埋历史中,罔族一脉的奇技巧淫,惊世骇异。他默记道路分径,融合机关记载,阖眸暝思。
确如图记的话,岔口两路皆是可行,反之苏瑾往小路,更有捷径可通。他眸光一瞥巨雕,那庞然之躯,正无声成了他眼中一根刺。他抿唇,轻笑予苏瑾。
“谢过苏姑娘。”
背身过去,一番言辞约莫是不可通行过多人,而再分路行。破军,水芜澜,温容,朝歌与他一路。风音燕尺素则另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罔族】瑾华。罔族神兵冢正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