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陵志百... 发表于 2015-8-16 03:27:03

【罔族】容澜。罔族神兵冢正剧.五

--------------------剑陵--------------------时间:嘉平九年十二月末人物:温容 水芜澜 剧情:温容、芜澜误走入耳室长廊,经过温容探索,进入藏书耳室。---------------------------------------------
半夏堂主。芜澜 【尸骨成叠,是她从未见过之景,学医多年,死人她不是没有见过,却从没见过如此密密麻麻的白骨,将一间极大的房间,或者用坑更为贴切的地方填满,惊吓慌乱中,她挽住温容手臂,想以此缓解她的惊吓与不安,可手臂颤抖间,她下意识扶上墙壁,忽然墙板翻动,竟将她与温容带入令一条道路,墙壁闭合,四下黑漆漆一片,她伸出手四下摸索,空空荡荡,只有空气穿梭在指间,忽然响起“滴答”一声,她指间一凉,竟是吓的她向一旁扑去,一把抱住温容,躲在她怀中。】啊!温姐姐这是什么地方。
温容【自危月燕使出事后,我再没见过尸体。这皑皑的白骨,密密麻麻地堆在那里,空空的眼洞让人恶心而害怕。水芜澜摸上墙的那一刻,我一声“小心”还没说出口,机关已然被启动。我心里暗骂一声不懂事的,自己岁数并没有长她多少,却处处像个大姐姐。好在我本就比同龄人老成些,她难得出一次召南谷,见得东西少,难免天真没提防。】【我抱着水芜澜滚了下去,待落了地,我擦亮了火折子,拖着吓得不轻的水芜澜,环室走了一圈,之间两人高的木架,是琅函万叠,缃帙千层。】大概是藏书室。你先别怕,有我在,总有出去的办法。
半夏堂主。芜澜【一线光火驱散满室幽暗,沉色退散,明艳跳动拨开层层掩隔,石壁深冷,无名水声滴落,不知何处流淌,浸润石缝沟壑,惊他扑入人怀,如今得见,心下一松,反道没了先前的惧怕,却是手挽玉臂,心有余悸,不敢放松。石室密封,他二人环走一周,点燃四面烛火,却未发现一处通路,唯正中横木高架,层层叠叠,堆砌竹简玉帛,锦书千万。温容于她耳边柔声安抚,她却一时慌了神,不知被何牵引一般,走至一处,玉指抚竹简上古脉络,痕迹清晰。她握于掌中翻看文字,古迹远不可追溯明意,却依稀辩得一二模样,她喜极,扬手向身后温容盈笑,喜悦溢于言表。】温姐姐你看,是上古的书物。【她天真烂漫,不通事故,而心性使然,只片刻已将她误触机关之事抛却脑后。被眼前事物所吸引,外事皆抛,然那一刻,她手中高扬木简,方才还于她手中翻看之物,瞬间化为齑粉,落她肩头发间。她诧异缩回掌心,一声震动,身后千层百叠尽做飞灰,满室迷蒙,和石室颤动,地之怒火。她再次扑入温容怀中,埋首她胸前温软,满室狼藉,她已无暇去看。】温姐姐!
温容【火光幽微,明明灭灭打在一层高过一层的书架上,暗影层叠,交织成一片斑驳,像一只随时会吞噬一切的巨兽,用它沉重的喘息,尖利的爪牙,恐吓着置身此地的人们的心。藏书室内很静,一滴水落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我抚了抚芜澜脊背安抚几句,却被那些竹简吸引。我小心取下一卷展开,刻得文字我自然不认得,也没法选出有用的带走。】我曾翻阅到一本书,道是墓中物品隔绝天日,一带出墓便会迅速腐烂。【左右上古的东西,现在未必用的上。钻研也要时日,又都是沉重竹简,我心知只能当开一次眼界】可惜这些东西都不能带走。【话音未落,又是一阵轰鸣,我暗叹一声这机关衔接的也太顺畅了,却也无法。正当此时,我在一面墙上又看见了入口处那个二龙戏珠的纹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拖着芜澜按下了那块青砖。只见那面墙转了个角度,露出了一间幽暗的密室,隐约看见四角皆置灯奴,我走进去按了里面的按钮,墙关闭,继而掏出火折子点亮了灯。】
半夏堂主。芜澜【连日来的所思所见,皆在她意料不及之处,而她本就好奇心多过惧怕心思,对蛇虫猛兽如此,对机关暗室如此。突然而来的震动确实将她吓了一跳,温容是她最熟悉之人,是这一路陪伴她最多之人,是以她有了依赖心思,而当震动过去,暗室平歇,她被眼前突然改变的格局所震撼,三千锦书玉帛,顷刻做了虚无,而缥缈粉尘退散,石墙一侧,尘封机关凸显,是与先前一样设计。温容拉着她开了机关,火折通明,照亮一室灰暗,而此时,她却在灯火摇曳下,呆里原地。身后石墙关闭,暗室四面封闭,而这四面墙上,同之前又有不同,密密麻麻,雕刻人像百千,或躺或卧,或行或立,看了几眼,她忽然心中清明,这些画画的,全都是古代人的生活姿态,而且是以伤病为主。她被壁画所吸引,不知不觉已经松开温容的手臂,扑在石壁上一点一点开始研究。】
温容【火光扫过彩绘纹样,我指尖触上墙壁,轻轻抚过。偌大的密室,不可能只有这四面壁画。置于死地而后生,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更为复杂的机关,正如奇门遁甲之类秘书,玄之又玄,选对则生,弗对则死。而我们身处密室,触动什么机关都是逃不出去的。我看到芜澜冲过去,刚想阻止,她却扑到墙上,意外的是就在这时,我身边的浮雕向外退出,露出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卷竹简。】【我掏出匕首挑了挑,并无异样。竹简应是烤过并做了防腐处理。确定无虞后,我打开竹卷,细细瞧了一遍后】这。。不就是藏书室的布局吗?【我招过芜澜】我找到出去的办法了。【上头画了每一个机关触发点的详细位置,以及宝物的放置点。我按着图示打开了暗门】芜澜,走,我们去找你要的书
半夏堂主。芜澜 【远古时代的故事太过久远,虽透着神秘令人向往,但毕竟阻隔了千年万年的岁月,用此时的想法,已经不能理解太多。水芜澜研究者墙壁上刻画的远古民族,她不知这是何种族,只能看出这些画中的远古先民们,用着他们古老的办法抵御伤痛,而方法,让她大吃一惊。她看见一人被青蛇盘颈,蛇牙滴血。而另一人却将一只蜘蛛研磨,与人喂食。】以毒攻毒?这也太霸道了些…【她碎碎念着那些让她颠覆学识的东西,却是看的起劲,已经忘了身处何方,直到温容叫她,她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转头看看温容,又看看石壁,纠结的皱眉。】我…我还没看完。【她吃吃一笑,望着温容眨了眨眼,带了几分恳求的期盼。】温姐姐,再等一下,一下就好。—结—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罔族】容澜。罔族神兵冢正剧.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