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陵志百... 发表于 2015-7-30 20:56:46

【罔族】瑾燕。罔族神兵冢正剧.六

-------------------剑陵-----------------
时间:嘉平九年 十二月末
地点:神兵冢-也是小耳室吧
人物:苏瑾 燕尺素
剧情:二人通过地图,发现藏书室。并由苏瑾解释墙壁文字,知晓藏书室秘密。并获得开启神兵机关方法
---------我只是一条粗暴的线--------
苏瑾与风音失散后,在暗道摸索着踌躇前行,偶尔稍作休息暂歇,不过半刻又起身往前探索,也不知外头是今夜星辰还是翌日白昼,茫然于黑暗中徘徊,苏瑾有几分后悔当初的决定,心里惦记着风音安全,也担心着其他人的性命安危。说来奇怪,罔族秘术精妙她幼时便知,父亲与老叔常提及他们以往倒斗的风流韵事,一次偶尔说起罔族,她便当玄幻故事听去,未曾想有一日,也会亲身经历。这大抵是命中注定吧,她想。苏瑾手持火把,燕尺素在她身后,火把微弱的亮光,丝丝燃烧的火星,足以为她们暂时照亮前路,看清去向。每走一步,火把扫过墙壁,偶有几根零散的白骨,苏瑾都一一迈过,想来白骨的主人大概和他们一样,只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苏瑾与燕尺素走得极慢,连刻在墙壁上的字都不放过,只是年代久远,字已变形,无从得知多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依图中所示,前方有一个暗室,但并未标明用处。苏瑾与燕尺素凭着地图所指,一直往前走,直觉告诉苏瑾,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二人艰辛前行良久,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们得以一见暗室的真面目——书。“尺素,小心脚下的白骨,别踩到。”
燕尺素 【火光渺微,只照得开眼前十步,前路茫茫,周遭黑暗中辩不清方位,其余四感便格外灵敏,四周洞壁光滑潮湿,我数着砖块的裂缝空隙,极小心的亦步亦趋,生怕一脚踏错便驱动了机关矛阵,万劫不复。腰间盘着九曲长鞭,貌似短鞭,经手活络机关,节节可增。】
【墓道两旁雕着铭文与石刻,苏瑾只是匆匆一瞥而过,自风音不知所踪后,我们愈发谨慎小心,地图不全,细细研究后,步上一条暗道狭窄,堪堪通往前方耳室,行路难艰,一步三探,墙边拐角零星的几根白骨早已覆上了微微的死灰,有水渍滴在微垂的脖颈上,也无法伸手去拭,眸中沉沉,滴水不漏的替苏瑾护好身后,一路无言,压抑的令人窒息。】
【前路豁然开朗,耳室前两盏已灭的长明灯分列左右,石门已开,内藏千册卷,不急着踏入,侧立在苏瑾身旁,藕臂往她身前一拦,低声吐出数字。】
当心机关。
【拾起一枚石子掷入藏经阁,浑身绷紧,静候片刻,并无异样,这才扯着她的袖子往里行去。】
苏瑾 燕尺素谨慎细致,苏瑾突然觉得自己找来燕尺素,当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苏瑾跟在燕尺素身后走入藏经阁,她将火把高举,只见雕刻精致的书架上放满了书,宛若书海,她连连赞叹,古人精妙无比的技术,以及绝世无双的想法。书架上布满灰尘,苏瑾也不敢随意触碰这些经书,生怕不小心触了什么机关,把小命赔上。
她将视线移向正中间那面奇怪的墙壁,为什么说它奇怪?只因墙上刻着奇形怪状的古文字,远看像懵懂小儿的乱刻乱画,近看则像江湖术士用来糊弄无知妇孺的几笔乱写。苏瑾环视四周,除了中间这面墙壁,另外左右两侧的墙壁是普通的石砖,上面也没有刻字,苏瑾心生怀疑,她举着火把靠近正中墙壁。
燕尺素【幼时从不与人攀谈,孑然沉湎于书海,逐字逐句的读着晦涩难懂的札记史册,凤蜡垂泪,极至天明,又是一夜。古卷蒙尘,虽然弥漫着腐朽的气息,但我仍然感到由衷的欣喜。我摸出内襟里的火折子,一晃即燃,火苗舔舐跃动着,不敢随意翻动,只得贪婪的用眼去望这残存的上古遗迹,不免惋惜。】【神智清明,这藏经阁四面为墙,若无出路,势必要原路折返,再经逼仄暗道,能一手建筑起这地下墓道的人,通奇门遁甲,玄机乾坤,定不会做这般吃力不讨好的蠢事。黛眉微颦,指尖迭次虚拂过墙面,同苏瑾的目光,一同落在正中的那扇石壁上。】【我侧眸,说是文字,倒不如符号更精确些,细细端详,却毫无章法,疑虑层层漫在眼底,望向苏瑾。】看起来不像普通的罔族文字,必定与这墓穴有关,你可能解?
苏瑾面对燕尺素温声相问,苏瑾点头默然为应。她的目光完全被墙壁刻着的字吸引,说是字,但又不像,有些能根据外观结构和大致笔画得出字体真貌,而有些仅为一个符号,或是三角或是圆,单看尚且能看懂,这合在一起,又成了天书。苏瑾伸手抚摸那深陷的坑,顺着笔画临摹,如同重新再镌刻一遍,让自己成为字的主人。描了几次,苏瑾闭目,在空气中一笔一捺将字还原。重复几次,耳畔只有自己和尺素的呼吸声,就连火苗跃动的声音,都格外清晰,隐约还能听见,一路伴随的滴水声。微蹙着的眉,不断重复的描绘,终是停下了手,睁开了眼。“想不到我有这么一日。”声音里的失望和落寞,是旁人无法理解的,苏瑾自以为区区古文字难不倒她,然而在脑海中搜索良久,始终无解。单字知其意,二字可猜一二,三字需看运气,再往深处去,苏瑾想不通了。正欲放弃,忽然灵光一闪,再次抬眸打量这面墙壁,心中喜悦不已。“想不到,真想不到我有这么一日!”苏瑾释怀,朗声笑意绵绵。
燕尺素 【我默然,接过她手中火把,火苗诡异的跳跃着,几道光影重在她面上,她神情专注极了,指尖描摹勾勒,恍惚要与那远古的石壁文字融为一体,我不便出声打扰,连呼吸声也放的极轻,眼风流连追随着她皓白洁净的指尖,神思也沉湎着跟随,只是毫无头绪。解读文字,顾不得,急不得。】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古墓里难分昼夜, 她再度睁眸,充斥着不安和焦躁的情绪,我生怕她气血攻心受到影响,而古墓里黑暗寂静的氛围渲染,更加使人不安。修长纤细的指节攥着火把的柄,我抬手握住了她的腕,霜冷雪寒的指尖轻轻搭在她脉络上,有着使人清明平和的力量。她突然雀跃的笑起来,湛然笑语,打破了死寂,我也吁出一口浊气,一颗悬在嗓子眼的七窍,平稳地落了下来,也不询她,只是仔细的聆着,待她续上后话。】
苏瑾她感谢燕尺素默然无声的相助,给她留了一刻安宁,让她探出究竟。墙壁上的字符应是远古时期古人用于记事而创造的一种文字,用符号表达意思,经后人推算演变成文字。苏瑾曾在古书上见过,太阳即表示日,弯月则表示月,曲线则是流水,如是推理,文字的意思大致出来了。“我想这个藏书室,可不只用于藏书啊。”苏瑾笑看燕尺素,她走至左侧书架,抽出二层右数第三本书,发现书后墙体凹陷,里面放了一个小盒子。以防万一,她从布袋取出小木棍戳了戳空余位置,再小心翼翼将盒子取出,盒子造型简单,也没有上什么特别的锁,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苏瑾取出卷轴小心摊开,这是…解开机关的方法?苏瑾与燕尺素抱着疑惑往下看,火星跳跃,一室静谧。待静心看完,苏瑾不禁惊叹,实在是独具匠心巧夺天工。“有了它,省下不少麻烦。”
燕尺素【一方木盒古朴精妙,璇玑巧转,羊皮卷沉甸甸的,字迹尚深,而绘就这篇的上古文字,不仔细推敲也可知道个大概,而有关神兵机关的乾坤,自然不敢轻慢,逐字逐句的阅览钻研,早已了然于心,一向无波无澜的唇角也微微的弯起弧度,带着浅浅的笑意。】【为寻出路,误打误撞的知晓了这个藏书阁的秘密,和开启神兵的方法,但我们始终如困兽般陷在这个一隅逼仄之地,始终无法脱身。】【我与她分头行动,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书籍经卷,然而书海漫漫,大海捞针,寻了极久也没有头绪,早已身心俱疲,找了处安全的墙角靠坐,不敢放松紧绷的神经,只是暂作休息。】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罔族】瑾燕。罔族神兵冢正剧.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