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陵志百... 发表于 2015-8-3 19:53:51

【罔族】容音。罔族神兵冢正剧.九

-------------------剑陵-----------------时间:嘉平九年 十二月末地点:万人坑人物:沈夜华 温容 风音剧情:沈夜华、温容进入万人坑,被风音拉入壁洞,免遭线虫吞咬。夜华分析地形,并带领二人朝原路返回寻找伙伴---------我只是一条粗暴的线--------温容【我跟着沈夜华穿过墓道,机关尽破,勉强算是畅通无阻,一直到了万人坑】【相比之前跟水芜澜看到的那些白骨,眼前的景象,“震惊”只能描绘我我们此刻心情的冰山一角。腐烂殆尽剩下的枯骨,残缺不全而零散,密密麻麻一架叠着一架。多少人身血肉才能填满这样巨大的土坑,上古部落分散,人力物力本就缺乏,这个坑里埋的不会是殉葬的奴隶,应该是战俘以及战场的亡灵。传说蚩尤率八十一兄弟与炎黄大战,不死不休勇猛无比,虽被黄帝斩下首级,却尊为兵主,画着它的旗帜让诸侯闻之色变。而蚩尤,是苗人的先祖,这个墓的主人到底是谁?我对夜华道】我以前听说,苗人有洞葬的习俗,以洞穴为坟茔,只是这里没有棺材灵柩,你说这些尸体,可能从哪来?
沈夜华火光明灭,映他神色凝重。墓道路径陡峭,机关层出,虽不算极尽刁钻,亦也损人信心,令对深渊的荒芜绝望加重。腐朽的味道,随经年历久弥散,但死亡的蔓延,足已抵达他们灵魂的深处,震撼思想。此坑的距离,约莫有未名的习武场之大,能承载上万具尸骸。依三黄规矩制度,凡部族下葬,天葬海葬土葬皆有,然举一族下葬者,绝无仅有。他背身,火把掠过左边壁沿,密密麻麻,几乎如小孔般汇聚成叠。“坟茔是为罔族赴战的英魂而造,这巨坑,应是族内不愿下葬的族人,被杀而弃尸。传闻蚩尤有黄帝俘虏达万数,后身死,战俘下落不明。”他答道。下意明了。他怀揣着寻觅朝歌踪迹的念头,心下凉意陡增。这古墓幽邃奇险,她身无武功,若遭兵戈暗阵……念及此,他手臂已攥过藤蔓,欲往坑底前行。“这里阴气太重,为恐生变。请师姐跟紧我。”他身子大半跨过去,靴跟一踩,人已依附藤蔓,渐缓渐滑。
风音哼!都是坏人,都丢下我【风音刚想一脚踢开路上的碎石子解气,腿将将抬了一半便放了下来,绝不是因为她谨慎,怕声音引来什么,只是鞋子磨到了脚上的水泡,疼的眼角酸】连鞋子都欺负我【风音自掉队,便一人走了许久,再未见到他人,起初倒也没觉得什么,走久了便觉得甚是无趣,都没人陪她说话】说不定走过这便有宝贝了,好多好多稀奇的宝贝,大家一定都夸我能干,到时候每人都分一点,就不给苏瑾和燕尺素【她摇头晃脑想的得意,突然又觉着这样对苏瑾是不是有些过分】那她求我,我就给她一点【至于燕尺素,她是从来都不在意的】【眼瞧着走近了万人坑,风音低头一看便是密密麻麻的坑,和隐隐的阴风,她摇了摇仅有的绳,捏了捏自己胳膊上的肉,觉得应该还不是太胖,当下挽起了袖子攀上绳】
温容【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只是蚩尤大败在涿鹿,首级化作血枫林。他的部将也都死伤得差不多,又是如何到十万八千里外的苗疆?然而上古的事情口耳相传,谁也不知道真假。或者说,本来就是假的,怎么会有三头六臂的蚩尤。怎么会有黄帝请的天神?无非是为了统治增加的鬼神色彩,让愚昧的子民跪倒在他的脚下。】然而史册里的大战在涿鹿,到底什么是真假呢...【白玉燕钗在火光下是温润光泽,我知道他此时在担心他的夫人。未名来的人武功都不算一流,公冶朝歌更是无抵挡之力。我理解他心情,检查藤蔓上无毒刺后,跟着他下降至坑底】【我仔细观察下方是否有险情,阴风吹了斗篷,猎猎的声音此刻分外清晰。下头景象清晰的一瞬,,我飞快拔下玉钗,指按机簧,无数细小淬毒的针自燕尾飞出,银光刺破了黑暗,那些细长的虫子扭动了几下,死了。青丝散落飘扬,几缕被劲风吹至面颊上,遮了视线。我往岩壁上一蹬,借力飞到他身边,递过一只手】这里有寄生虫,武功再好都没用,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躲。【只是岩壁出奇的光滑,几乎没有突起凹陷可供攀援,轻功再好都有难度。好似一个准备好的陷阱,请君入瓮。】
沈夜华他脚勾住藤蔓,半身掠过阴风,僵于尸骸之前。火光照映的磷粉诡谲,如鬼火般成群叠映,更为瞩目恐怖的,是每具枯骨覆盖的百千万条线状白虫,撕咬着,扑腾着,嗅到一丝鲜活气息后,决定分尸啃咬他与温容这两个活人。”暗器对虫群不管用,这座墓穴愈往深探,便更需防备。还是留给后头的光怪陆离吧。“言罢,靴跟踩住藤蔓,火把递到温容手中后,便猛地朝一边挪移,手臂徒空触到一根玄铁巨链,仿佛穿结着无数通往地底深渊的粗孔。过目而视,环形山谷的巨坑,都紧系着层层锁链。九死一生,无路可走。铁索落漆,锈与汗粘合贴系,壁沿更是光滑得发亮,几乎没有站脚的位置。而上头一方石洞,随愈往下滑的姿势,愈发疏远。
风音【她原以为这攀绳很是简单,也不过一眨眼便能穿过,此时方觉得自己见识太少,挂着的手臂不住打颤,地下的坑像张大的嘴,下一刻就能吞噬她,绳子晃晃悠悠,荡得她和飘零的树叶一般】音儿不怕,一闭眼就过去了,不要看不要看【风音深吸一口气,默默一人安慰自己,闭起眼挣扎着往前,攀了一半,她才想起一个好像很是关键的问题,这绳,是不是个陷阱】【绳子猛然向下一坠,风音慌忙睁开眼,不远处的绳一点点断开,她挂在中间,动弹不得,前进后退似乎都不能保命,她眼睁睁瞧着绳这么断开,似乎有极小的啪的一声,她整个人都飞速的向下后方摔去,除了抓紧绳别无他法】啊啊啊!【风音没有像料想的一样砸在石壁上,正当她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摔在万人坑里时,发现却是在一个小小的壁洞中,她忙抚胸感慨】可能老天看我比较可爱,也舍不得我死【风音来不及管背上的疼痛,手脚并用的爬到洞口向下一看,却连忙缩回了头。退回到一半,风音听到了锁链哗哗的声音,她踌躇了一会又探头望去,忙不迭抓了个人影进来】
温容【我一把接过火把,映得苍白面颊有了几分血色,鹿皮手套内此刻沾满了汗水,现在的景况,若没有人相救,那便是死。总有盖世轻功,也不可能飞上这光滑石壁,也不可能像蛇一样永远缠在藤蔓上。我甚至瞧得见那些虫子立起前半截,等着我们二人成为它们的饕餮盛宴。我咬住钗棍,这些虫子光靠刀剑无用,若真落下去,该如何,难到靠音攻?】实在不行也总有些用处。【目光越过沈夜华肩膀,那些粗沉的铁链在这里多少年。最早的铁器使用相传在春秋,那这条东西,是后人的杰作,还是上古曾有比现在发达的文化覆灭?铁器又怎么可能千年不腐?若在平时,温容定会细细思索,可现在…】【上面的夜华却猛的被一拉,一瞬间消失,应是进入了一个壁洞,我接过他手,借力入了安全地带。火光照亮了一发狭小空间,我看清了人脸】你是…风音?
沈夜华微弱黯淡的光晕里,叠照出娇涩女儿的面容,他仰头,是一只柔荑,传递救生的希望。他未有游移,借力一蹬,一手借她腕力,随之攀爬至平地。待稍稍稳当,他手朝下伸去,将温容也带到这片凹凸有陡的黝黑洞壁。落定,注目,一张二八少女微沾灰蒙的脸,展露眼底。因紧张和狭隘而落汗的他,微颔,作揖“谢风音姑娘之恩。”侧首而顾温容,见之无所损伤,便也无多话说,只有礼的借去火把,踱步往洞口渐行。伫立峭端,弧口大半切断,环坑铁索巨大,且未知是否寒毒,起先贸然下走,俨然是忧心过重,而失察了。念此,他敛眸,灌注心神,如矩目光寸寸荡过对面岩壁,却瞧得模糊漆深,不得有出。“苏姑娘是如何通达此地的?”他搁了火把于前,背倚石岩,似是休息,似是暝思,昂着下巴的神情,难于暗中窥伺。
风音【自分散后,这是风音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伙伴,温容与夜华虽不是她熟识的,此时看来亦是极其可亲,竟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她扑上去一人抱了一下,又在温容怀里蹭了蹭,顾及到与夜华男女有别也是抱完之后的事了,她整了整衣衫,在洞里盘腿坐下】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嘛,苏瑾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自然要帮一把啦。不过夜华哥哥【她冲着夜华眨了眨眼睛,笑的狡黠】我不姓苏啊,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姓什么,那把漂亮姐姐介绍给我吧【提起这洞,风音很是自豪,若不是发现了这洞,温容与夜华此时早成了线虫的口粮,而这洞到底是怎么发现的,风音觉得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也就草草解释了几句,至于她觉不觉得惭愧,那是从来没有的事】这洞也是我偶然发现的,前面爬绳子的时候,就在你们爬下来前一会
温容【我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下,长发拢至耳后,燕钗草草绕了几下固定了一个发髻。这个墓应该是天然洞穴打造,难免多洞窟,是我们运气好,也是风音眼疾手快,不然我跟夜华,早被那些寄生虫噬了】多谢姑娘相救,你不是跟苏瑾她们一队么,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人?【略做整顿后,我举起火把检查了一圈,看不出什么端倪。对于地势构造一类,我无涉猎,也不知道该如何出去,总之待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风音一团孩子气,言语天真无邪,倒比那芜澜还要让人头疼。出去的希望,还是该放在夜华身上。我指尖触上石壁青苔,湿润的凉意让人清醒】夜华,你看看有出去的法子没有。
沈夜华 风音乐天性格终也感染了他,扫荡去洞内沉闷气氛。他扬笑应诺会将朝歌介绍于她,心下喜爱更甚,却是如兄妹情谊。风音言辞虽多,杂而无绪,又夹了些俏皮话,总也呈了大概的情况。
他稍稍整理,得出目前生路可能的概率。依风音描述,及他记忆所绘,目前所处是靠近四方迷宫的万人坑穴,前达神兵藏地,退则回四方迷宫。既要寻朝歌,必是要回去为先,再从长计议取神兵。阻挡路线的是万人坑下,攀附铁链,啃噬绳锁的线形虫。除去它们,便可靠铁链上行。然数量庞大,且作不计。
他将之拣了重点来讲,简而化之,便是取了风音前跌落于这,垂滚地底的那根粗绳,断之其尾,锁于壁洞,一人靠着绳索左行,至一洞便钉之,其余两人再行,长度绰绰有余,如此,便可通达四方迷宫。众人会和,自苏瑾、燕尺素起先出路再返此处,便可畅行无阻。
风音【风音感觉一阵没由来的心安,纵然她丝毫不了解夜华与温容,除却那几笔的名号,在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然担惊受怕了许久,那些躲在暗中窥伺的眼,与前路渺茫的担忧,当她有所依靠时,恍然惊觉,一人走来的路,那么长那么累】【她对夜华与温容生出了一种深切的喜爱与依赖,她明白以自己的功夫,根本走不出这困境,而有了他俩,恍然心安】夜华哥哥我也来帮忙【她抓起温容袖,走过去与夜华并肩,长夜无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罔族】容音。罔族神兵冢正剧.九